《红楼梦》中的薛家,虽然在地位上比不上范家,但也是深受皇帝信任和器重的皇商。今天趣历史小编给你们带来全新的解读~

薛宝钗父亲在她年纪很小的时候就死了。薛姨妈年轻守寡也是命苦。不过生活总要继续,薛姨妈面临的问题却很严峻,首要难题就是保住长房的利益和皇商地位。

薛家商人家庭不像“贾、史、王”三家那样必须遵循嫡长子继承制。次子注定无法继承家业(荣国府是意外)。

薛家生意庞大,从薛宝琴父亲带她走遍全国,甚至去到西海(南亚次),就知道薛家的商业帝国很庞大。这么大的生意用人更多。只靠长房根本维系不过来。一般都是各房分摊,各管一摊,由长房总领,说继承家业也不错。但不像贾家、史家有爵位,九成的家业都被长房连同爵位继承。薛家长房占得多,其他房也有不少。

薛姨妈丈夫去世,薛家的家主虽然没了,但其他房的主事人仍在。相当于董事长死了,董事还在,必然会逼宫和瓜分商业范围。可以说从那一刻起,薛家的商业帝国基本四分五裂。薛姨妈根本支撑不起来。

薛家短期维持无碍,但长房压力倍增。好在薛姨妈还有小叔子薛蝌父亲在。他是薛蟠的亲叔叔,一定要站在寡嫂这边。

薛家家主去世动荡不可避免。薛姨妈能支撑住长房不被吞并,只有靠外力。贾家、史家虽然主力都在京城,王家的大本营还在金陵。王熙凤父亲作为王家家主,一定会对妹妹及时援手。用王家的势力,保住属于外甥薛蟠的利益。

舅舅在古代属于外戚之中最重要的亲缘。基本能当外甥半个家。父亲去世,母亲还在,自己年幼的话,一般也都需要舅舅做主。伯父、叔叔有直接利益关系,反倒要避嫌。薛姨妈不可避免的要倚仗娘家做主。

(第二十五回)贾芸笑道:“舅舅说的倒干净。我父亲没的时候,我年纪又小,不知事。后来听见我母亲说,都还亏舅舅们在我们家出主意,料理的丧事……还亏是我呢,要是别个,死皮赖脸三日两头儿来缠着舅舅,要三升米二升豆子的,舅舅也就没有法呢。”

贾芸与舅舅卜世仁的对话,代表了那个时代舅舅外甥的关系。有王家帮忙,可以短期稳定住薛家局面,保住皇商地位也无问题。薛家经营皇商几十年,不是随便就失去的。

(第四回)自薛蟠父亲死后,各省中所有的买卖承局,总管、伙计人等,见薛蟠年轻不谙世事,便趁时拐骗起来,京都中几处生意,渐亦消耗。

薛姨妈有娘家相助,挺得住一时,挺不住一世。尤其小叔子薛蝌父亲也是命不久长,倚靠不住。长房的生意还是极速衰败下来。曹雪芹写得客气,实则已经到了破产边缘。

如果薛蟠成器,多跟家中老人学习,收缩薛家生意,未尝不能支撑。可惜薛蟠不成器,不得已薛姨妈只能寡妇上阵,扛起支撑家业的重担。

薛家举家进京一定不是薛姨妈的主意。而是以王熙凤父亲和王子腾作为主导。他们给薛姨妈制定的方针很简单,联姻贾家,将贾、王、薛三家住,如此薛家必然不会倒。金玉良姻由此而来。

薛姨妈原本是个大家闺秀,但一朝“为母则刚”。带着儿子、女儿来贾家图谋金玉良姻。

对贾家来说,是来了一家不太懂礼貌的客人。住下就不走了。但对薛姨妈来说,“华山一条路”有去无回。不能与贾家联姻薛家只有死路一条。

为此,薛姨妈在贾家何尝不像刘姥姥一样“忍耻含垢”。贾母不欢迎,三番两次撵逐。贾家那些奴才连主子都背后说三道四,何况薛家人。自然是怎么难听怎么说。

这些薛姨妈都明白。但为了儿女她别无选择。甚至为了儿子薛蟠有依靠,她不得不牺牲掉女儿薛宝钗,无论女儿是否愿意,都要协助她完成金玉良姻。

金玉良姻对薛宝钗的压力特别大。她的判词“又有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就是指薛家的压力孤注一掷在薛宝钗身上,以至于她说“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既有奢望的志向,何尝不是想挣脱命运束缚,自由自在。

薛姨妈万想不到她的图谋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贾家抄家不但让薛家受连累,还让女儿薛宝钗失去了一生幸福。

几番打击下来,薛姨妈难掩失望,像甄士隐的老丈人封肃一样,对投奔而来的女婿贾宝玉横挑鼻子竖挑眼,成为贾宝玉最终离家出走的关键因素,更将薛宝钗的人生推向谷底,毁了女儿一辈子。

总的来说,薛姨妈很难。她的人生不顺遂,也是操心。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