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2年12月,梁启超在东南大学国学 研究会发表《治国学的两条大路》讲演, 提出了“治国学的两条大路”。“我以为研究国学有两条应走的大 路:一、 文献的学问。应该用客观的科学 方法去研究。二、 德性的学问。应该用内省的和躬行 的方法去研究。第一条路,便是近人所讲的“整理国 故”这部分事业。这部分事业最浩博最繁难而且最有趣的,便是历史。此外,和史学 范围相出入或者性质相类似的文献学还有 许多,都是要用科学方法去研究。例如文 字学、社会状态学、古典考释学、艺术鉴评 学。我们做这类文献学问,要悬着三个标 准以求到达:第一求真,第二求博,第三求 通。……此外则为德性学。此学应用内省及 躬行的方法来研究,与文献学之应以客观的 科学方法研究者绝不同。这可说是国学里头 最重要的一部分,人人应当领会的。必走通 了这一条路,乃能走上那一条路。”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