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红楼梦》中的女主角之一,金陵十二钗之一,让趣历史小编带大家拨开历史的迷雾,回到那刀光剑影的年代。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一直被称道,她的能力也被贾家上下交口称赞,周瑞家的甚至说她:

(第六回)“这位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却比世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一样的模样儿,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

能力出众、能说会道就是王熙凤给人的印象。从协理宁国府看她张弛有度的理顺宁国府一团乱麻,确实也有治理能力。

然而,如此能力的王熙凤在荣国府却完全不灵了。荣国府内各种状况频出,主人对奴才的掌控越来越弱。现实与传说中的王熙凤的能力根本不相匹配,这又是什么原因呢?其实答案还是周瑞家的说了出来。

(第六回)周瑞家的对刘姥姥说:“回来你见了就信了。就只一件,待下人未免太严些个。”

周瑞家的心有余悸的对刘姥姥说王熙凤“待下人未免太严些个”,还是含蓄了。刘姥姥毕竟是外人,周瑞家的能提王熙凤缺点,证明这个缺点是她身为奴才最大的压力。

周瑞家的这段评价,透露的重要信息是王熙凤有能力不假,执行的方法并不对。她对荣国府的有效管理,更多是出于震慑。奴才们都怕她,不得不服从。被威逼的服从背后,是阳奉阴违,主奴离心离德。

严刑峻法从来都不是最好的管理方式。更是比比皆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王熙凤不懂得道理,不把人当人,注定她对荣国府的管理是无效也是失败的。这是基础原因。

再有,王熙凤之能也被贾家人过分夸大。她有能力不假,却并不是顶尖管理人才。与贾探春相比,王熙凤的管理还限于“管”的阶段,探春才是涉及到“管理”。

贾母对王熙凤的管理说的很中肯,她骂邢夫人时这么说:

(第四十七回)“你一个媳妇虽然帮着,也是“天天丢下耙儿弄扫帚”。凡百事情,我如今都自己减了。”

贾母是管家好手,荣国府正是在她手中达到了巅峰。却在王熙凤管理下彻底覆灭,这里边当然有王夫人主要责任,可王熙凤也难辞其咎。

贾母是高手看事就一针见血。她说王熙凤“天天丢下耙儿弄扫帚”,自己很多事情比当年伺候的婆婆们都减了。就是说王熙凤做的并不算好。贾母又说:“当日我像凤哥儿这么大年纪,比她还来得呢。”更证明王熙凤之能不如贾母。

协理宁国府时,王熙凤的作用其实并不突出。葬礼一切事宜不过是按部就班。她主持张罗,有管家告知她应该如何办。宁国府上下也各有职司。

王熙凤的作用是坐镇中央,指挥、监察和调度。将那些偷懒、耍滑者杀一儆百。将没有责任到人,器物申领调理安排清楚。她的存在是将原本有些混乱的秩序管理,调度起来。

尤氏若不是“病了”,一样能做的妥妥贴贴。而尤氏的能力要比王熙凤弱,但也变相证明王熙凤的管理,仍旧处于“管”的阶段。现在农村也有专门的红白喜事管理者,一切调度清清楚楚,其实体现不出特别的管理水平。

古代管家媳妇愿意张罗红白喜事,就在于可以在人前人后露脸。办的好是扬名的好机会。

其实,真正考验王熙凤的管理能力,还在于荣国府内的细水长流。事实上,王熙凤若不是靠严刑峻法,根本就执行不下去。最终平儿说了实话:

(第五十五回)“你们素日那眼里没人,心术利害,我这几年难道还不知道?二奶奶若是略差一点儿的,早被你们这些奶奶治倒了。饶这么着,得一点空儿,还要难他一难,好几次没落了你们的口声。众人都道他利害,你们都怕他,惟我知道他心里也就不算不怕你们呢。”

王熙凤管理下的荣国府“摁了葫芦起了瓢”,她在大家都乖顺,她一病倒,马上揭竿而起,四处乌烟瘴气,各种打闹,偷盗,,喝酒,滋事的行为不绝。这就是王熙凤管理的最大问题。

严刑峻法不过是震慑,反倒酝酿着更多的负面影响。好的管理者,除了“管”还会“理”。看贾探春改革大观园,婆子们人各有其职,一朵花,一支柳都有人看管。曹雪芹故意将婆子们的负责写成贪财好货,实则反衬丫头们仗着宠爱无礼无度。这都是管理者的失败。

当然,很多问题不是王熙凤的责任。但她向现实妥协,就注定被现实拖累。最后,荣国府一败涂地,不能不说有王熙凤饮鸩止渴的责任在其中。

曹雪芹最后说出实话: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

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王熙凤是有才,但能力不足以力挽狂澜。更因德行有亏,致使她自私自利,对荣国府竭泽而渔,损人利己绝不是好领导。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