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觉得《红楼梦》逼死金钏儿的真正凶手是王夫人,其实不然,真正逼死她的是散发谣言的赵姨娘,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忠顺王府长史来贾家问贾宝玉要蒋玉菡。其实就是责问贾家最近与北静王越来越近,结党营私意欲何为,对贾家行敲打之事!

贾政明白其中道理,难免愤怒贾宝玉在外头结交戏子授人以柄,无故撩拨了忠顺亲王,让其抓住把柄上门刁难。

所以,送走长史后,便想着回去教训儿子一番。不想还没到书房就见贾环带着一群小厮耗子般乱窜撞出来。

贾政一看就来气,两个儿子怎得都这样“不成器”?便让人先拿贾环来打了再说。

谁想贾环一见要挨打,少不得先抓垫背的,就把金钏儿跳井淹死的话告诉父亲,倒吓了贾政一跳。

贾家自宁荣二公开始,便极优待老家人。那些立过功,跟着主子辛苦的人家,全都受过恩典。

就说那焦大,尽管一直是奴才,也是他自己不成器。宁国府换了几个主人,依然不少他的吃喝,并任由他大呼小叫的咒骂胡闹不尊重而不干涉。

荣府这边的赖家更不得了。赖嬷嬷是伺候荣国公夫人的大丫头,赖家更是荣国府这边的管事。几辈子励精图治,兢兢业业,如今已经独立门户,堪堪富贵了。

贾府这些家生子们大多都有主子恩典,却极少发生奴才自尽的事。

金钏儿是王夫人的大丫头,突然投井而死,当然是王夫人房中出了问题,与王夫人脱不了干系。

贾政不知就里大为惊异,便问如何死的。于是那贾环便跪在父亲脚下,说了一番他知道的话来。

原来金钏儿被王夫人打了,吩咐玉钏儿叫她母亲进来。其他丫鬟婆子不敢进去,只得围在门外。

赵姨娘和周姨娘见王夫人动怒,不得不出头,只得赶过去伺候。

当时众人不敢言语,只待那白老媳妇带着金钏儿出去,王夫人余怒渐消才各自退下。

赵姨娘见了这个事,岂有不打听的?很快几个人便聚在她房中嘁嘁喳喳,将贾宝玉趁着王夫人午睡,在房中不知对金钏儿做了什么,给添油加醋说了一遍。

这起子人都是日常与赵姨娘来往密切的,惯会搬弄是非。知道赵姨娘想听一些什么话,又可能会在贾政跟前吹什么风,说出来的那些言语,自然都是些捕风捉影、添油加醋的解恨之词。

不免将那贾宝玉形容成淫辱母婢的奸恶之徒。说王夫人养了这样一个儿子,亏了还“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丢了”。

这种色中恶鬼怎么比得了三爷的志气。将来这家里注定要看三爷的了,姨奶奶可有福气享了。

赵姨娘被奉承的得意,等众人走了,贾环回来,她便又添了一番话告诉贾环:

自今儿起可长点志气,告诉你好话听着。

可知今儿那屋里把金钏儿撵了的事?就是宝玉趁着太太睡了去金钏儿,不想太太醒了却把金钏儿撵了出去。

如今这事老爷还不知道,可得找个机会让他也听一听那屋里发生的事才好着呢。到时候我看那脸还怎么搁得住。呸!

整日介只说怎么个龙,怎么个凤,竟成了个色中恶鬼才是笑话。

你别不经心。这家里头只有宝玉还在你头上。他若不行了,自然这偌大的家业都是你的。

如今年纪也大了,就该替我争口气才是。在你父亲跟前也学着多表现,就难为死你了不成?

看你那畏畏缩缩的样子,怎么能不来气?早几次和我说你不成器,要不是每次替你讲那些好话,早要窝心脚踹的你服气才是。

我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生了那一个白眼狼,专会胳膊肘向外,安心做她的大小姐去,一点也指望不上。满心生了你得了依靠,却也被人瞧不起。

你再不给我争口气,咱们娘们可要被人治死都不知道。如今趁着那宝玉犯错,可是个机会。不闹他一闹,也白忍了这么多年。

赵姨娘夹七带八说了这些话,便也不理贾环,一溜烟的又跑了出去。见人就拍手说可了不得了,你可知道那宝玉竟在太太房里金钏儿。太太都把金钏儿撵了出去了。

那些人听了赵姨娘的话,有那平日深恨金钏儿,嫉妒白家得势的又兴头起来。见人就说什么金钏儿勾引了宝玉,趁太太睡了,便在那房中胡乱臊了起来。结果被太太醒来发现撵回家去,可丢死了人了。

又有说:那白家两个丫头都不是个东西,早看出轻佻不像个样子。就和白家那老娼妇年轻时一样。孬秧子还能结什么好瓜?

如今才叫好呢,一家子丢人丢到了家。且看他们还怎么说嘴。

这两年可给他们兴头坏了,仗着两个丫头都在太太房中,拿着那一两银子的巧宗,眼睛都长到了脑瓜顶。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竟成了二主子了呢?

这一个又说:哎呦呦,谁可说不是呢?去年那张家小子到了年纪要成亲。也是一表人才。人家也不差什么,就说看好了那金钏儿。那张家的请了几个有头有脸的去说,结果怎么样?人家根本瞧不上。

我听张家的告诉,说看上了姨娘的位置,已经卯上了要做主子了。

那一个又说:可不是,我告诉你。听说一开始是想要给老爷收房,赵姨奶奶都听说了。只是太太顾虑老爷的身子才不同意。如今可好,不给老子被儿子惦记上了不是。

只是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可有那姨娘的样子。如今被太太捉住这丑事撵了出来,不知道平日在房中又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可别儿子刷了老子的锅才是笑话呢?

众人听了这个话,都笑弯了腰,一个个也不管不顾,都去那白家门口堵着围观。

金钏儿回家被父母责骂一顿,她母亲也是哭得不成样子。

如今门外头那些风言风语的话,何曾有个避讳?早都传进来一些。金钏儿这一气差点没死过去。这才有了后面活不起去投井。

具体细节贾环当然也不知道,但他却将从赵姨娘那听来的话一五一十告诉了父亲。

贾政一听这话便信以为真。当时便气得血贯瞳仁不能自持,直接吩咐人拿宝玉,要打死了完事。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