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历史上曾被称为“应天”、“德贵”。

“应天”之名源于北宋。 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在商丘起家。 这样,“宋州”就成了宋朝的发祥地“龙前之地”。 因此,当公元960年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即位皇帝时,国号“宋”,史称“北宋”。 宋真宗景德三年(1006年)二月,因赵匡胤于干德元年(963年)被群臣尊为“应天光运、仁圣、文武、至德皇帝”,他顺应天命登基称帝,将宋州迁至应天府。 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正月,宋真宗再次升级应天府,建为“南京”,作为首都汴梁的陪都。

“指南”之名源于唐末五朝时期的后梁。 “五朝”是指北方的梁、唐、金、汉、吴朝。 由于历史上已经出现过这些朝代,后人就在其前面加上“后”字,称其为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 后唐同光元年(923年),唐庄宗改商丘(宣武军)为贵德军,“贵德”之名从此而来。

“应天”的本义是顺应天命。 它是历代统治者为自己寻找的护身符。 如果他们反对皇帝,他们就是反对上帝。 今天我们可以把这个“天”理解为自然之道,“应天”就是顺应自然规律,顺应时代潮流。 “导”本意为“顺服”,今天可解释为“以归德为目的”,要求人们以修身养性为生活和追求的目的,回归到平常生活的规范和准则,行为,提高个人素质。 ,完善自己和他人的人格。

这里的“应天”、“导”字,与中国古代的“天人之道”相似,因此可以用来比喻今天商丘的天人哲学。

在中国历史上,天人哲学又称“天人之道”,是中国哲学中最重要的命题之一。 司马迁写《史记》的主要目的是“究天人关系,了解古今之变”,进而“作家言”。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这个命题涉及到人、时间、空间、环境、生物、灾难之间的关系,以及古人处理这些关系的思想和智慧、得失、成败。

我们常说“天冷了多穿点衣服”。 这既是一个温馨的提醒,也是遵循自然规律的必然需要。 故《诗经·宾风·七月》云:“七月火流,九月赐衣。无衣棕,何以一岁死?” 七月火星下行,九月衣服多送。 如果没有衣服、穿,今年你会怎么度过? 这就是古人所做的因时而动,即因应天而行。

《论语·养火》记载了孔子的一句话,非常有趣。 孔子曰:“天曰何言?四时行而万物如何生?天曰何言?” ” 孔子说:“天有什么说法吗? 春夏秋冬依次进行,万物自然生长。 上帝什么也没说,让四个季节开始,万物生长。 孔子在这里告诉我们,一年四季的变化是自然的,不是人为的。 所以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自然”是最高境界。 从四时的变化中,我们观察到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规律。 从万物的自然生长中,我们也看到了种瓜得瓜、豆得豆的规律。

《荀子·赋国》曰:“春耕、夏耕、秋收、冬储,皆及时,故五谷无穷,民有食足。右禁污塘、沼泽、沼泽”。时间,所以鱼鳖好;多了,民就多用;砍伐养了,就不会失时,所以山林不年轻,而人们将拥有足够多的东西。” 遵循四时的变化规律,顺应时势,人民就不缺粮食,有鱼鳖可吃,有余材可用。 都是一样的。

中国人说:“有德者胜”。 《说文解字》将这种“德”解释为所得的“德”,两者是相通的。 你到底得到了什么? 其实就是得“道”。 我们常说的“义人”的品质就是“德”。 从外部来看,他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和帮助; 从内心来看,他获得了一种内心的平静。 《论语》云:“君子宽宏,小人多虑”。 谁是绅士? 君子是求道的人。 他还在学道的过程中。 虽然他没有成为圣人那样的“得道之人”,但他却能体验到一种坦荡的境界。

1914年,梁启超先生到清华大学讲学,主题是“君子”。 他用《周易》中“干”、“坤”卦的象征意义来说:“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厚德载物”。 ”。 中心内容鼓励清华学子努力学习,追求卓越。 从此,学校以“自强不息,品德优良”为校训。 《大学》开篇云:“大学之道,在于厚德、亲民、自强”。 大学是成年人的学问,成年人是“君子”的美称。 因此,“大学”的含义更倾向于喻指有成就的君子的学问。 这句话简洁而全面地说明了“成人学问”的原则是弘扬光明美德,创新人心,达到完美境界。 由此看来,我们可以解释河南大学的校训:“明德、新民、止于至善”。

商丘有着灿烂的文化,特别是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时期,诞生了道家、墨家、名家等元典文化资源,也成为重要的源头。儒家思想文化的传播区和传播区。 这些文化在中华民族发展史上占据着主流文化地位,是“圣人文化”。 因此,商丘成为“中国圣贤文化圈”的核心区。 春秋战国时期的宋朝是商朝的后裔。 周朝灭商后,卫子在此被封为“公”。 它是一个“贡”国家,在政治待遇和文化发展方面处于优越地位。 这种情况与动荡的时代背景碰撞,擦出绚丽的火花。

商丘是商文化的发祥地,也是“华商之源”。 “华商之源”这张精美名片已享誉神州大地。 这一品牌定位凸显了商丘的历史文化,特别是“三商文化”,为商丘的文化商业发展找到了灵魂,找到了中国古代商业文化与当代中国商业精神之间的联系,为商丘城市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 提高竞争力找到了突破口。

2016年9月10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这一天,郑徐高铁开通,“商丘高铁时代”已经到来。 在这种变化的新形势下,商丘如何在厚重的历史文化与中国重要的交通枢纽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如何主动向东对接长江经济带,向西融入中原城市群经济圈如何响应和服务“一带一路”倡议,从而推动商丘经济又好又快发展,让广大人民群众过上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需要我们秉持“ “应天”、“导德”,继往开来,与时俱进。 至此,“华商之源、商丘通达”城市品牌应运而生,并展现出其突出的特色和意义。

2017年1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开幕式上指出:“凡是集中力量办到的事,都可以打败;凡是集中力量办到的事,都可以成功。” 只要我们牢固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同舟共济、共担责任、守望相助、共克时艰,就一定能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让人民更加幸福。” “不可为”出自《淮南子》。 总的意思是,治理一个国家,必须顺应自然、顺应民意,集天下万物之力,才能所向披靡,无所不能。 团结的力量是巨大的,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 “吉力”、“众智”强调集体的力量、群众的智慧。 做事如果遵循客观规律,尊重事物的特点,发挥其优势,汇聚各方力量,事业就会成功。

人们耳熟能详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句话出自先秦时期的《攻土歌》。 这是一首简单的民歌,也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常识。 只有“早睡早起”,才能保持身心健康。 健康。 因此,《庄子·王穰》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地间自在而知足”。

“应天指南”四个字不仅是商丘历史上的地名,还巧妙借鉴了商丘历史中蕴含的丰富文化元素。 它们不仅彰显了商丘独特的地域特色,也表明了商丘与时俱进、继往开来、绘制经济社会美好蓝图的决心和信心。 这种从商丘出发的天人哲学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李克廷)

来源:《文化力量》光明日报协同推广平台商丘工作站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