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耳虽说刚生下就白发银须,但是也有少年、青年、壮年和老年时期。他少年时候,银白的发须衬托着嫩嫩的苹果脸蛋儿,相貌与众不同,办事情有时候异乎寻常,心思也与众不同。 

有一回,李耳家来了一个要饭的小孩。这小孩又黄又瘦,脸抹得像小灰鬼,衣服烂得像麻缕。他站在李耳家厨屋门口,眼巴巴地往屋里头看。李耳的舅父看着小要饭的,随便说了句: 饭还没做好,没啥给你,你走吧。说罢,回堂屋去了。其实,他家的饭快做好了,一锅热蒸馍已经蒸熟,从锅里拾出来放在馍筐里,上面用馏布子盖了起来。他家平时吃不上蒸馍,因为这天家里有客,才做的白面蒸馍,李耳的舅父不知 况,误以为馍还没有做好,所以就随便说了一句。要饭的小孩是个心里直得一点弯儿也不会拐的人,他听说没啥给,就扭头走出去了。

李耳很可怜这要饭的穷孩子,想给他拿个馍,又不敢,心里说: 舅父平时好可怜贫苦人,这一回是咋着啦?他很可能是不舍得给要饭的拿恁好的馍。舅父不想给,我要是硬给,必定要挨吵。又一想, 母亲说过人要有善心,这要饭的小孩多可怜人哪!穿得那样烂,饿得瘦成那个样子,恁小个人出来要饭,谁家有一点办法也不舍得叫小孩出来要饭哪!这小孩要是我,心里该是啥滋味呀?他从老远的地方跑到我家来,一口饭没要就走了,我心里多不好受!舅父不叫给,我偷着给他拿点吃吧!想到这儿,两手拿两个又白又大的热蒸馍,偷偷往袖筒里一缩,轻脚轻手地走出门,追那要饭的小孩去了。没想到那小孩已经走远了。他站在庄头往南一瞅,见那孩子往正南的那个村庄去了。

李耳心里说: 他走了,馍还给他不给呢?嘿,不给他吧。又一想, 不行!我既然已经下过决心给这穷苦孩子拿了馍,就不应该再拿回去。饱汉子一斗,饿汉子一口。一口馍能把快饿死的人救活,我要追上去把馍送给他!想到这儿,就拿着馍追上去了。

喂!别走哩!别走哩!

没想到不喊便罢,这样一喊,那要饭的小孩走得更快了。他认为别人怀疑他偷了东西,恐怕追上来引来麻烦,所以才快走。追呀追,一直追到离南边那个村庄不远的地方。那要饭的小孩一闪,钻到村庄里头不见了。

李耳走到这个村庄的西头,问一个老头儿,见 一个要饭的小孩没有。老头儿说: 见了,上庄东头去了。

李耳从庄西头跑到庄东头,问一个老婆婆,见一个要饭的小孩没有。老婆婆说: 见了,从这庄东头上庄西头去了。

李耳又跑到庄西头,一看,又不见这孩子的身影。

这怎么办,他到哪里去啦?

李耳急得脸冒汗,心里说: 既然已经追到这里了,我非追上他不中!追到他家也得追上! 他又问了几个人,那几个人说: 见了,他向正南走了。

李耳到庄南头一看,见那小孩正急急慌慌地往南边庄上走。李耳大步往正南追赶,这一追不当紧,那小孩一溜儿小跑往南跑起来。李耳急了,嘴里喊了一句别跑哇,就飞也似的往前撵起来,三蹿两跃可截住了。

要饭的小孩吓得直哭,说: 我没偷你家的东西!……我,我真没偷…

李耳笑了,从袖筒里掏出蒸馍说: 没谁说你偷东西。别害怕,我给你拿两个蒸馍。说着把暄腾腾的白蒸馍递给他。要饭的小孩接过又暄又大的白蒸馍,感激得呜呜地哭了。

李耳回到家,舅父问他为啥追要饭的,他开始不敢说实话,舅父追问急了,他才照实一五一十地说出来。舅父不但没吵他,反而摸着他的头连连称赞说: 这才是好孩子哩!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