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贾蓉是宁国府嫡长孙,第五代唯一继承人, 秦可卿是贾蓉发妻,。今天趣历史小编带来了一篇文章,希望你们喜欢。

秦可卿和王熙凤说她与丈夫贾蓉从没有红过脸,这样的夫妻关系现在看来非常不可思议。夫妻过日子,哪有勺子不碰盆的?放在古代是再正常不过的夫妻关系。哪怕王熙凤和贾琏的冲突也有限,只有鲍二家的那一次红了脸,其他都是贾琏退缩让步。

(第十一回)秦氏拉着凤姐儿的手,强笑道:“这都是我没福。这样人家,公公婆婆当自己的女孩儿似的待。婶娘的侄儿虽说年轻,却也是他敬我,我敬他,从来没有红过脸儿。就是一家子的长辈同辈之中,除了婶子倒不用说了,别人也从无不疼我的,也无不和我好的。”

秦可卿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她的话大部分属实。贾蓉虽是不堪的坏种,对秦可卿也不是全然无情。张友士替秦可卿看病时,贾蓉连发三问都涉及秦可卿生死,有人认为贾蓉盼着秦可卿死是诛心揣测。秦可卿病入膏肓,真要盼着她死,不会连续问医生。只有关心才会问及生死。病人家属追着问医生的都是亲人,没感情的问都不会问。

《红楼梦》对人性的描写从来不会缺席。理解《红楼梦》人物,最好是将自己代入角色,换成自己该如何?就一目了然。

秦可卿其人争议非常大,作为《金陵十二钗》之一,曹雪芹赋予她非常正面的形象。可随着她死后贾珍的做作表演,秦可卿与贾珍的关系难以避免众说纷纭起来。再加上脂砚斋批语的不清不楚,更让事实扑朔迷离,以至于网络时代的解读添油加醋,专家的“爱情论”更是雷人,使得秦可卿完全“潘金莲”化。可以肯定,这一切源于很多人的误会,以及人云亦云的香艳猎奇,真正看明白的人不多。

首先,秦可卿其人谨小慎微。秦家家贫如洗,都没占贾家一分一毫。秦钟辍学半年没办法,秦可卿才走了王熙凤和贾宝玉的路子曲线救国,让贾宝玉主动要求秦钟伴读,而不是秦家张嘴求助。

秦可卿是宁国府大少奶奶,她若真与贾珍不轨,用得着那么费劲?“做了还要立牌坊”根本没必要!只这一点就证明秦可卿在焦大醉骂前与贾珍毫无关系!

其次,秦可卿病重敢当着王熙凤和贾蓉的面谈及她与贾蓉的夫妻关系。正是心中坦荡荡地证明。她若行为不检点,一定避免谈及夫妻感情,这是人性的基本心理。

秦可卿说“婶娘的侄儿虽说年轻,却也是他敬我,我敬他,从来没有红过脸儿”,这种话需要贾蓉配合和认可。否则只有极其无耻的人才能张开口!就像武大郎死后潘金莲也是闪烁其词,心中有鬼之人不会像秦可卿这般坦荡荡。

最后,秦可卿之死可以肯定是天香楼上遭到了贾珍的强迫后上吊自尽。但关键点在于贾珍对秦可卿有企图叫“爬灰”。秦可卿若与贾珍保持关系叫“通奸”。焦大醉骂只说“爬灰”,没说通奸,“爬灰”才是。

贾珍单方面对秦可卿施暴是毋庸置疑的。秦可卿受到侮辱,上吊自尽,是她节烈不屈的性格。对此曹雪芹早有影射。第五回,贾宝玉作为小叔叔,一步步接近秦可卿,并于梦中在太虚幻境与可卿仙子成亲,表现出贾宝玉的梦中情人是秦可卿。

贾宝玉的行径就是“爬灰”,秦可卿判词用了“漫言不肖皆荣出”,证明贾宝玉的“爬灰”不肖。但秦可卿死与贾宝玉无关。

“造衅开端实在宁”,“实在宁”指向贾珍,“造衅”二字是“”“冲突”之意。点出秦可卿死于贾珍在天香楼的暴力。

秦可卿死后,贾珍一系列欲盖弥彰的表演,不惜让天下人都知道秦可卿与他有不正常关系。自扬家丑不符合人性“避丑”的本能心理,除非是为了掩饰更大的丑闻。

比“爬灰”更丑的事,是贾珍儿媳妇秦可卿致死。“爬灰”是道德问题,“”是法律问题。秦可卿不是个丫头。看贾珍对尤三姐都忌惮,何况秦可卿的儿媳妇身份比尤三姐小姨子身份更敏感。这种事若被政敌抓住把柄,贾珍的爵位也不用要了。

贾珍在秦可卿葬礼上的反常表现,反倒能证明秦可卿本性的清白。她说与贾蓉“他敬我,我敬他,从来没有红过脸儿”,是夫妻关系融洽之意。她能当众说出,证明她心底无私。

秦可卿的话都被解读成与贾珍的私情,试问这种说法从何而来?书中人物也是有人性的,不符合人性的阅读,等于没看明白。当然,本人也不敢说明白,但起码站到人性的那个角度。至于曹雪芹究竟何意,文字就在那里!

贾蓉在秦可卿死后一言不发也好解释,无疑是贾珍与他达成某种妥协,作为儿子他又能怎样?贾珍犯了罪,他也好不了。女人终究还会有,老子只有一个。而且贾珍给他捐的“龙禁尉”是实职,要点卯上班有权力职位。如此补偿,他又能怎样?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