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剧情第365章道教文化与中国电影百年(下)

文/周忠谋

[摘要] 道教是中国本土宗教。 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丰富多彩的道教文化体系。 道家文化的哲学理念、侠义精神、神奇想象对中国电影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妖怪片、武侠片、鬼怪片、僵尸片等流派。 道教中的超凡能力和神奇修炼成为了影片的故事元素,正邪争斗的剧情模式也是很多影片的核心结构。 进入21世纪后,以高科技、高投资为特点的中国奇幻电影逐渐流行。 但他们一味模仿西方奇幻大片,割裂了国家的文化传统,尤其是道教文化传统,显得不伦不类。 中国奇幻电影要想在新世纪发展壮大,就应该从丰富的道教文化传统中汲取有益的养分,树立文化自信,发展迷人的想象力,在西方奇幻之外走出一条“东方奇幻电影”的新路。大片。

三、道家文化对中国电影精神内涵的影响

在中国电影百年的发展历程中,道家文化不仅影响了中国电影的电影类型、故事内容和情节模式,也深刻影响了中国电影的精神内涵,使得很多电影的思想内涵更加深刻。 道教文化宗旨。 道家文化对中国电影精神内涵的影响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道家哲学观念的影响,二是道家侠义精神的影响,三是道家神奇想象的影响。

九真道教文化网_道教网官网_道教文化网名/

(文学作品《庄子》)

一、道家哲学对中国电影的影响

道家哲学观念的核心可以概括为“心知奥秘”。 [3](P113)所谓“玄”,就是玄奥的关键或支点,是洞察天地大道的机制。 如何解开“谜团”? 关键在于如何用心,也就是所谓的“心通”,用心去领悟天地玄妙的道理。 《庄子让王》描述舜想把天下让给善卷,但善卷拒绝了:“我立于宇宙之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安于天地间”还有地球。我为什么要照顾这个世界呢?” [4](P744)《庄子》中有很多诸如放弃天下的例子。 道教认为,人有本能的欲望。 如果这种欲望超出了正常生活所需的范围,人就会被强烈的占有欲所驱使,导致焦躁不安。 “占有全世界”是一种典型的让人心灵游移的欲望。 如果你被这个欲望拉扯,你就会被束缚而无法逃脱。 道教继承和发展了道教的这一观点,认为打开“玄道”之门的钥匙是人心。 只有心无束缚,心中无欲,忘却世间的情感,才能心与道合一,天人和谐。 团结的状态。 因此,道家不关心世俗的名利,而是努力摆脱对常人的占有欲,使“身心”达到空虚无尘的境界,从而获得其“道教”。意”,达到延年益寿、成仙的人生目标。

在道教文化中,这种超越事物、不为事物所累、天人合一的精神追求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国电影的思想主旨。 在很多影片中,都流露出上述的精神理念。 徐克《新蜀山笑傲江湖》(1983)中的仙堡主,隐居仙堡,隐居修行,远离世间琐事,不食人间烟火。 真正做到了清心寡欲,超凡脱俗。 片中另一位真人李亦奇也飞越凡间,在外界修炼“紫青剑”。 程小东的《倩女幽魂》中的燕赤霞隐居山中的一座古庙里。 只有在恶魔猖獗的时候,她才会挺身而出。 完成了斩妖除魔的任务后,她就飘然无踪。 《鬼打鬼》中的徐真人牢记祖训,衣衫褴褛,不守一夜暴富,视金钱如粪土,充分展现了他不为名利欲望所束缚的超凡脱俗的精神。 《太极张三丰》中的张君宝性情单纯,不计贫富,只求内心平静。 这与天宝为了升职发财不惜背叛朋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正是因为摆脱了世俗的名利追求和求胜欲,张君宝才领悟了道家的真谛,修心顺性,创造了以弱胜强的太极拳。强者,成为一代宗师。

道教文化网名_九真道教文化网_道教网官网/

(《新蜀山剑侠》海报)

二、道家侠义精神对中国电影的影响

为了达到修道成仙的目的,道教鼓励多行善事。 由此形成了道教的侠义精神。 经典《老子香儿评》对五斗米道的论述明确指出:“道立生以赏善,立死以胁恶,死乃人所畏惧,仙王俗人皆知。”百姓虽畏死,但不信道,喜行。恶事,但不免死。仙人畏死,信道而诚实,​​故与生和谐。” 道教文化认为,人的行为与道相对应,人作恶,道就会使人死亡;人作恶,道就会使人死亡;人作恶,道就会使人死亡。 人行善,道使人生存;人行善,道使人生存。 如果他们多行善,道不仅能让他们活下去,而且还能让他们长寿、成仙。 所以,世人若想免死,就应该多做善事。 许多苦行僧把行善作为自己修行的重要标准,并自觉地修行。 受此影响,中国电影中有不少励善惩恶的情节设计。 讲述僧人降魔、锄强扶弱、屡屡行善的故事。 他们劝告人们诸恶莫作,诸善莫作。

中国电影中的和尚大多以道士的形象出现。 他们是一群拥有神奇力量的特殊人群。 他们常常肩负着驱鬼除魔、帮助有需要的人、帮助弱者实现愿望、维护世界正义与和平的重任。 《新蜀山笑傲江湖》、《蜀山传》中的常梅真人、李亦奇就是典型代表。 他们用几千年的修行,与血魔、幽泉老怪等邪恶势力作斗争,化解了世间的战争和苦难,令人敬佩。 1987年版《倩女幽魂》中的剑客燕赤霞也是一位法力高深的道士。 在他愤世嫉俗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慈悲善良的心。 起初,他不想让宁采臣死于妖怪之手,所以装作邪恶,想要将宁采臣赶出兰若寺; 后来,为了驱鬼伏魔,还天理,他让宁采臣把小倩和妖怪引出来。 终于被采臣和小倩的真挚爱情所感动,他挺身而出,与长舌树妖作斗争,深入树妖巢穴。 他运用天地无边的道家剑法,结合佛教《金刚经》、《般若波罗蜜多心咒》,祛除邪恶。 失去黑山老妖后,他帮助采臣将小倩的骨灰送回乡下安葬。 1990年版《倩女幽魂2》中,燕赤霞与昆仑派小道士知秋一叶,经过一番激战,杀死了冒充佛祖的千年蜈蚣精,杀死了昆仑派的忠心百姓。法庭上,并帮助宁采臣救了傅。 尚书家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僵尸先生》系列中的道士“九叔”,虽然没有高级法力,不能持剑飞行,但依然是一个能驱鬼捉妖的正人君子。 这些人物斩妖除魔、维护天地正气的行动中,体现了道教文化惩恶扬善的侠义精神。

九真道教文化网_道教文化网名_道教网官网/

(《僵尸先生》系列电影中的《九叔》)

三、道教神奇想象对中国电影的影响

道教文化充满了各种神奇的想象。 《庄子·逍遥游》是这样描述神灵的:“妙姑射山上,有神人,皮肤如冰雪,风姿如处女,不食五谷,吸风饮水”。露水,乘云,乘飞龙,游遍天下。“此外。”《庄子·齐物论》曰:“人之至者,乃神也。” 沼泽灼热却不炎热,江河汹涌却不寒冷,雷霆破山,风摇沧海,却不惊骇。 若然,乘云端,乘日月,行四海。”《神仙传说·彭祖传》具体描述了仙人神通的变化:“仙人可入云中,以他们的身体没有翅膀而飞翔; 或者他们可能骑龙、骑云。 ,登上天阶; 或化作飞禽走兽,飘浮在碧云之中; 或潜入江海,翱翔名山; 人们永远活着,超越这个世界,自由自在地遨游,生活在美丽的仙境里。 仙界有三岛、十州、十大洞、三十六小洞、七十二福地。 天心有玉井山,光翠殿堂,花室娇艳。 仙界里有奇花异草,有灵丹妙药,可以让人长生不老,永葆青春。 仙人也根据悟道的程度,分为不同的等级。 葛洪的《抱朴子》分三类:“君子举身升虚,谓之天仙;军士游历名山,谓之地仙;下士脱身,谓之仙”。死后肉身,谓之化尸仙。” 还有 分为九个等级。 例如,《云集奇鉴》卷三道人《三洞宗源》云:“太清境有九仙,上清境有九真境,玉清境有九圣,三十九、二十七。” 位置。 九仙分别为第一至仙、第二上仙、第三大仙、第四玄仙、第五天仙、第六真仙、第七仙、第八灵仙、第九至仙。”道教仙人的血统再次开放,可以自由添加,这意味着普通人通过正确的修炼方法(炼丹、呼吸、进食等)或者机缘巧合都可能成仙。

道教的神灵信仰和创造神灵体系的思维方法,在某种意义上促进了人们创造性想象力的丰富和发展。 道教认为“万物莫过于人”。 它认为人类最终可以达到“无所不能”的程度,改变和创造自己所需要的各种事物,突破客观世界的束缚,进入自由。 处于一种轻松的状态。 电影艺术创作,尤其是怪兽片、奇幻片的创作,需要这种创造性的想象力。 不仅如此,道家造仙体系的思维方法也非常接近艺术思维。 中国电影中的许多神、鬼、矛盾、斗争都是现实的写照,都是导演通过创作想象产生的物化思想和情感的载体。 虽然佛教在这些创造性想象的发生中所起的作用不可忽视,但道教的神明思想和造神的思维方法更应发挥主导作用。

九真道教文化网_道教网官网_道教文化网名/

(《新蜀山笑傲江湖》林青霞剧照)

道教文化的神奇想象对中国电影的影响首先体现在修仙者神奇能力的表现上。 在《新蜀山笑傲江湖》中,林青霞饰演仙堡城主。 她冰肌玉骨,飞翔在空中,宛如外来仙子。 她用神功治愈了被血魔所伤的小如大师,并排出了他体内的邪毒。 功力之高,令人惊叹。 2001年版《蜀山传说》中,修仙者吸收天地灵气,突破肉身,御剑飞行,追风逐月,通过数百年的修行,寿命可以达到数千年。 他们居住的地方也如同空中仙境,美丽极了。 峨嵋派和昆仑派弟子的飞行轨迹,如同划过夜空的流星般璀璨。 峨眉山之宝两把天雷剑使用时,绚丽如虹。 当两把剑合在一起时,光芒就如同天空中绽放的烟花。 这些修仙者的非凡能力,正如葛洪在《抱朴子》中所言:“古时得仙者,或有翅膀,变化飞翔,失去人性,更受异形影响。 ..随着年龄的增长,它们是不朽的,可以长久可见,可以是任何来源,不能被寒冷、温热、风湿所伤害,不能被鬼神神灵侵入,不能被击中五兵百毒,不能为忧喜名声所负,是贵耳。” 让人向往,羡慕不已。 。

其次,体现在道教法术和炼器术的表现上。 道教炼制法术种类繁多,如炼丹、养生、占卜、符篆、祈福镶嵌、变形、奇门遁甲等。 中国电影中有很多作品通过展现道家神通和炼器术来表现善恶斗争,表达劝善惩恶的思想。 比如《新蜀山笑傲江湖》中,峨嵋、昆仑、南海、瑶池仙堡等正派势力,在对付以血魔为首的邪魔教派时,双方都用自己的绝招殊死搏斗。 最终,正派势力还是依靠了紫绿法宝。 剑与昊天镜获得了胜利。 在鬼僵尸电影中,道士、天师用符咒等咒语来驱赶恶鬼和僵尸。 上述情节设计,都离不开道教文化中各种符咒、炼器术的影响。 不仅如此,道教认为人有灵魂。 《神通气养性命章》中写道:“人之身本无,精气覆云,因气养本。阴阳分,神居。”阳神称为魂,阴神称为魂,魂与魂互为房屋。” 灵魂是人类的本质,因此成为了邪恶和异端所掠夺的东西。 这种用灵魂炼制法宝的思路,被运用在了电影的剧情中。 也体现在。 比如《火烧红莲寺》第十八集中,崆峒派红云祖师布下八卦太极阵,将十二名女子绑在阵中,然后坐在坛上,念诵咒语,吸收一切女人。 《真实的灵魂》; 1963年港版《火烧红莲寺》中,也有妖人刘洪才吸收鬼舞灵魂炼制秘密武器“百魂旗”的情节; 2015年上映的《钟馗降妖之雪妖灵》也展现了妖怪吸收人的阳魂,储存在“妖灵”中以增强自身力量的情节。上述来自道教文化的神奇想象,增添了影片的感染力在一定程度上。

道教网官网_九真道教文化网_道教文化网名/

(《钟馗降妖之雪妖精》海报)

4、新世纪奇幻电影中道教文化的缺失

进入新世纪后,中国电影依靠高科技数字技术和高资本投入,尝试打造极具视觉冲击力的魔幻盛典。 他们先后推出了《无极》、《画皮》、《画墙》、《西游降妖》、《白蛇外传》、《大闹天宫》等一系列魔幻大片和《钟馗降妖之雪妖精》。然而,这些影片虽然拥有耀眼精美的画面和震撼人心的宏大场面,但在故事情节和文化内涵上却显得软弱苍白,屡遭诟病。原因就在于,道教文化传统已经丧失,缺乏坚实的文化基础,只有华丽的外表,其弊端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割裂道教文化传统,随意编造故事

所谓魔幻电影,并不是仅仅依靠天马行空的想象和编织就万事大吉,也不需要魔术、鬼魂、幻术才能被称为“魔”,而必须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基础。 纵观西方经典奇幻题材电影,如《指环王》、《暮光之城》、《哈利·波特》、《木乃伊》等众多大片……除了独特的想象力之外,传统的西方奇幻题材电影文化配角不可忽视,正是西方传统文化中基督教的虔诚、仁慈、冒险精神与有关魔法、吸血鬼、木乃伊等传说的结合,才造就了上述诸多大片的永恒魅力。 ” [5]新世纪的中国奇幻电影恰恰忽视了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性,导致文化传统特别是道教文化传统的断裂,电影的文化内涵严重不足。

2005年陈凯歌导演的《无极》是一部脱离道家文化传统、随意编造的电影。 导演显然对道教文化中的“无极”概念缺乏了解,只有肤浅的认识。 在道家思想中,“无极”指的是宇宙无形的本原状态。 《老子·二十五章》云:“有物混杂,先于天地而生。寂静而孤独,独立而不变,周兴若不危,可以为天地之母。我不知其名,但强字曰“道”,指“无极”。“无极”是虚无的形而上之体,孕育、推动着宇宙万物;它无形、无色、无声。恍惚间,若无其事,超越时空,却真实存在,勉强称得上“无极道”。 正是因为“道”的存在,宇宙万物才能转化、重生,这就是老子所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生出万物。” 由此可见,在道教文化中,“无极”是世间万物的本源。宋代陈抟用“无极”来表达的不仅是世界的终极本源,也表达了超然的境界。周敦颐也认为“无极”是天地间先天存在的实体,并进一步提出“无极即太极”、“太极本是无极”的观点。

九真道教文化网_道教文化网名_道教网官网/

(《约定》海报)

电影中,“无极”成为了命运不可预测的代名词。 导演凭空捏造了一个中国仙族中从未出现过的“漫神”来充当命运的使者。 她高于一切。 她让每个人从她这里选择自己的命运,无论是对还是错,但不告诉他们答案。 与道教文化中的仙人降魔、惩恶扬善、拯救苍生不同,曼神对世间的苦难和恶行漠不关心,显得冷酷无情。 她引诱女主倾城,以永远得不到真爱为代价,换来好衣服、好食物、最强男人的宠爱。 她还多次以预知未来的态度威胁和嘲笑光明将军。 影片中的“曼神”更像是一个女巫而不是一个神。 这个形象与中国观众对神的想象完全不符。 观众很难认同,更难产生敬畏感和信念感。

2008年陈嘉上导演的《画皮》也存在割裂道教文化传统的问题。 该片虽是根据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同名短篇小说改编,但轻率增删,抛弃了原著的灵魂和精髓,也抛弃了原作的道教文化。传承了数千年的原作所载。 最明显的变化是,在原著中,美丽的女孩是一个幽灵,但在电影中,她变成了狐妖。 导演以为这个改动无害,但实际上完全错误。 在中国道教文化中,鬼与魔是有区别的。 鬼死后会变形,不能出现在阳光下,而妖则是吸收天地灵气的动物、植物和树木。 经过多年的练习,他们不分昼夜地幻化为人形。 出没。 那么原著中的鬼魂在白天需要使用人皮来活动,而妖族则根本不需要,更何况是最擅长变身的狐妖呢? 小唯既然是修行千年的九天美狐,又不是凶鬼,为何还要用画皮来维持人形,吃人心来维持容貌呢? 而且,片中的小薇褪去了人皮,看上去又恐怖又丑陋。 但在影片的最后,当她恢复原状时,她变成了一只洁白如雪的可爱狐狸。 难道不是和自己绝配吗?”[6]这种不分鬼魔的常识性错误,暴露了导演对中国道教文化的无知。

九真道教文化网_道教文化网名_道教网官网/

(《画皮》海报)

2、盲目模仿西方奇幻大片,篡改道教人物形象。

新世纪很多中国奇幻电影都存在盲目模仿西方大片、篡改道教人物形象的问题。 比如2008年版的《画皮》中,原著中降服恶鬼的道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鬼子”庞勇和夏冰。 《恶魔征服者》这个人物显然是抄袭西方奇幻电影的。 在中国道教文化中,有仙人、剑士、道士等驱邪的人物,但没有“降魔”的称号。 而且,在中国妖怪文化中,妖是神佛的对立面,是神佛的对立面。 与佛平行的邪力显现,其层次比鬼怪还要高,其法力也远超一般鬼狐妖怪。 僧人、道士、普通人,都不是妖魔的对手。 只有神、佛才能征服他们。 片中的两个“恶魔”连恶魔都对付不了。 他们怎样才能“战胜恶魔”呢? 这不是很可笑吗? 难怪夏冰的剑在片中永远拔不出来,“降魔”也成了无聊的噱头,彻底辜负了观众对降魔的期待。 电影导演连中国道教文化传统的一些基本常识都不懂,那不是捏造又是什么呢? 由于名义上的《降妖传》无法承担起降魔的角色,所以片尾冲突的解决只能寄托在狐妖的“良心发现”上,结局十分牵强、不合理。 。 先前,狐妖小唯为了得到王生,想尽一切办法,想方设法逼佩蓉喝下毒药,并诬陷她是妖怪。 如此强烈的占有欲,怎么会瞬间变成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蜕变,哪怕是牺牲千年修行,也要拯救王生和佩蓉? 从“爱就是占有”到“爱就是奉献”,小唯的转变缺乏必要的过渡和充分的心理基础,自然让人感到虚假和难以置信。

与新版《画皮》类似,2015年上映的《钟馗降妖之雪妖精》也改变了道教文化中钟馗的形象及相关故事传说。 钟馗是中国著名的民间神之一。 相传,他是唐代中南进士。 皇帝因为觉得他长得丑,所以拒绝聘用他。 一怒之下,他被打死在宫殿的台阶上。 死后成神,被纳入道教仙体系。 民间认为钟馗的主要作用是捉鬼、驱邪。 电影虽然保留了钟馗科举失利、死在金榜题名的传奇细节,但其余剧情却发生了较大改动。 虚构了一个妖魔狂舞的“妖界”,让钟馗变身为妖,具有西式性格。 标题-“恶魔杀手”。 “驱魔人”和“斩妖除魔”都是中国道教文化传统中没有的,都是借用西方奇幻电影的名字。 而且,钟馗变身妖后,与《指环王》中“火妖”的形象十分相似。 这种对西方奇幻大片的盲目模仿很难获得中国观众的认可。

道教文化网名_道教网官网_九真道教文化网/

(《钟馗降妖之雪妖精》中钟馗变身妖后)

结语:新世纪中国奇幻电影的出路

新世纪的中国奇幻电影要想摆脱上述误区,可以尝试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一是要从自身文化传统特别是道家文化传统中汲取养分。 我国道教文化源远流长,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社会基础。 关于道教神鬼狐妖的传说和文学作品很多,从魏晋钱宝的《搜神记》到唐代的传奇小说。 从明代的《西游记》《封神演义》到清代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可谓蔚为壮观。 如果中国魔幻电影能够从这一文化传统中汲取有用的养分,发展出迷人的想象力,或许能够在西方魔幻电影之外开辟出一条“东方魔幻电影”的新道路。

第二,要树立自己的文化自信,不能盲目模仿西方。 西方奇幻大片有自己的文化传统。 适合西方文化传统的电影情节模式和人物造型移植到文化体系完全不同的中国可能并不适合。 所以,没有必要一味模仿西方,凭空构建神魔世界对抗的故事情节,重新构建一个神魔人三界组成的世界。 像这样脱离传统、另辟蹊径的虚构建构,势必事半功倍,吃力不讨好。 因为观众很难接受一个没有基础、白手起家的文化体系。 更重要的是,漏洞百出、支离破碎的故事情节也让观众很难投入到剧中,产生文化认同感。

Third, we need to relax the standards for film censorship and treat fantasy movies and Taoist culture with a relaxed attitude. Although there are some dregs in Taoist culture, not all Taoist culture is superstition and heresy. The lineage of immortals in Taoist belief has a broad social acceptance basis. Introducing these immortals into movies will make the audience feel familiar, natural and friendly, which can enhance the appeal and watchability of the work. In fact, the appearance of gods and ghosts in movies does not necessarily promote feudal superstition. Instead, it will educate and enlighten the audience with the idea of ​​punishing good and encouraging evil, and lead people to be good. Therefore, we should look at Taoist culture and fantasy movies from a dialectical perspective and create a broad and free spac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fantasy movies. Only in this way can Chinese fantasy films in the new century truly develop and grow. (超过)

参考:

[1] Zhan Shichuang. “Fifteen Lectures on Taoist Culture” [M]. Beijing: Peking University Press, 2012.

[4] Chen Guying. “Modern Annotations and Translation of Zhuangzi” (Volume 2) [M]. Beijing: Zhonghua Book Company, 1983.

[3] Meng Qinglei, Fang Liuxiang. “<Painted Skin II>: Three Stooges are better than one Zhuge Liang” [J]. “Film Art”, 2012, (5).

[4] Liu Jiawei. “Omissions in the adaptation of the original work in the movie “Painted Skin”” [J]. “Research on Pu Songling”, 2009, (2).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