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整理了相关内容,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

在男尊女卑的古代社会中,女子无才便是德,平时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家里要静默谦顺等等,才合乎道德规范。大家族中像管家这样的大事当然是男性莫属了,所谓的女子管家管的也是“门里边的小事”。

在《红楼梦》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通过周瑞家的之代了荣国府内原来是王夫人管家,后变更为凤姐当家的,“我们这里又不比五年前了。如今太太竟不大管事,都是琏二奶奶管家了”。

当然这里的“管家”当然指的是负责处理荣国府里内部的一些日常事务,那些对外的大事仍是家族内的男性负责。由于荣府内“生齿日繁,事务日盛”,虽然是一些“门里边的小事”,仍是繁杂琐碎的。

周瑞家的对刘姥姥说:这一下来他吃饭是个空子,咱们先赶着去。若迟一步,回事的人也多了,难说话;善姐对尤二姐说:我们奶奶天天承应了老太太,又要承应这边太太那边太太。这些妯娌姊妹,上下几百男女,天天起来,都等他的话。一日少说,大事也有一二十件,小事还有三五十件。

在封建社会,女性处于从属地位,《红楼梦》为什么会安排诸如凤姐这样的女性去管理家事呢?

从表面上看,原因有二:

一是当权者的安排。我们以荣国府为例进行分析。荣国府在凤姐管家之前,是由其姑姑王夫人管家的。由于长子贾珠的早亡,王夫人的身心受到的极大的打击,心情沮丧,加之年龄大了,体力不支,不愿再管家里那些杂七杂八的烦心事,就要为这桩差事找到下家。

按常理来讲,即使王夫人不想管家,最有资格、最名正言顺的“人”是长媳李纨。无奈,寡居的李纨一心扑在儿子贾蘭身上,无志于此,且她是寡妇,只宜清净守节,也不适合管家。

在此情况下,凤姐才有了当这个管家婆的机会,因为她是与王夫人亲上加亲的关系,既是亲侄女,又是侄媳妇,而且这个侄媳妇与自己婆婆邢夫人的关系并不亲密。王夫人让凤姐管家,也不至于大权旁落,还是在自己可控的范围内。

二是个人的能力。《红楼梦》中的女性大多数都是冰雪聪明,兰心蕙质的。凤姐的精明能干在贾府内更是数一数二的,“行事却比世人都大”,是“脂粉队里的英雄”。论心机,是“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论口才,是“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

秦可卿葬礼期间,她暂理宁国府,便理出了宁国府管理中的问题: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第二件,事无专执,临期推委,第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把场面极大、耗时极长的秦可卿葬礼操持的“十分的整肃,于是合族上下无不称叹者”。

即使在凤姐卧病期间,王夫人仍是安排了有管家资格的李纨、有精明才干的探春和宝钗来暂理家政,管理的成效也是有口皆碑的,可谓“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

从深层次分析,原因有二:

一是贾府“一代不如一代”的凋零之势。《红楼梦》就是一部反映大家族由盛至衰的小说,其“由盛至衰”的主要原因就是子孙们的“一代不如一代”。在开篇的第二回中,冷子兴便说“谁知这样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

荣国府内贾赦昏庸好色,贾政迂腐无能,贾珠早逝,贾琏不务正业,贾宝玉叛逆不羁,贾蘭年龄极幼;宁国府内贾敬消极逃避,贾珍和贾蓉父子花天酒地。

荣宁二府的男丁呈量少质次的凋零之势,瘸子里也挑不出“将军”,凤姐、探春等女流之辈也只好临危受命了。

二是封建社会女性能力与结局极不相宜的悲惨命运。在男尊女卑的封建时代,女子的社会地位低于男子。即使女性再有能力,表现的再出色,也永远是从属地位的。凤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凤姐以出色的工作能力,敬业的工作态度,在贾府的管理中可以说是做出了突出贡献的。为此,她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超负荷的工作量,使她的身体素质每况愈下,导致怀孕流产,还得了“下红之症”。

她巨大的付出换来的却是丈夫贾琏的朝三暮四、持剑追杀,直至“一令二丛三人木”的结局。如此精明能干的女性,最终仍是成为了“薄命司”中的一员,何其悲哀!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