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随着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人们学习传统文化的热情逐渐高涨,体现出其独特的魅力。 传播优秀传统文化的目的是服务国家文化战略。 但有些地方却陷入了误区,用国学班、读经班、民办学校等取代义务教育。近日,教育部发文严令禁止,意在整顿华文教育行业的乱象。

如何看待当代社会的中国研究? 中国传统文化如何在当代“生根发芽”? 如何增强与世界文化对话的文化自信? 著名文史汉学学者、UIC学术副校长、香港浸会大学饶宗颐国学院院长陈志教授近日来访UIC中国文化传播研究院并会见了研究所副所长黄娇峰博士。 对话,与大家分享他的理解和想法。

国学传统文化心得感悟_国学传统文化_国学传统文化图片/

许多UIC学生对中国研究感兴趣

中华文化传播研究院:您前不久接受香港《文汇报》采访时表示,香港大学(特别是学院文科)的年轻人更加注重商科科目的学习,并且不太重视人文社科或者传统文化。 学习。 那么您认为中国大陆和香港的中华传统文化氛围有什么不同?

陈志:应该说有不同,但也有相似之处。 “一样”的东西其实是商业化的大趋势。 这是一个全球趋势,而且规模很大。 内地学生也选择商科作为首选。 没有其他办法了。 但由于大陆幅员辽阔、资源丰富、人口基数大、各类人才众多,所以对国学感兴趣的人也不少。 我们当中,包括UIC的学生,有很多对中国研究、对人文学科感兴趣的人。 我对研究感兴趣,这与香港不同。

例如,我们最近邀请了著名的日本古典学者、香港城市大学的王晓林教授。 他讲的是日本古代预言和中国古代预言的关系,以及中日两国在思想、文化、精神上的差异。 他讲的话题可以说是比较古老和遥远的。 但连我也没想到,200多人的报告厅挤满了我们的学生,很多人都站着听课。

国学传统文化心得感悟_国学传统文化_国学传统文化图片/

国学传统文化心得感悟_国学传统文化_国学传统文化图片/

香港城市大学亚洲与国际关系系副教授王晓林博士来UIC演讲,会场挤满了人。

同学们的热情非常高,很多同学提出的问题都很好,有的甚至非常专业。 一看就知道他们读过很多这方面的书。 首先,学生表现出对国学、文学、历史的热爱。 另一方面,学生们也表现出了一种能够与世界一流学者平等对话、提出自己问题的品质。 我想这就是UIC作为中国大陆最早提供文科教育的大学非常成功的地方,所以我们都很高兴。

越是民族的,越是国际的

中国文化传播研究院:您是著名汉学家,学术生涯横跨中外。 那么您认为中国的教育应该放在哪里?

陈志:我的观点是,国学无疑是我们民族、我们国家的宝贵文化遗产。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最根本、最本质的文化保存和传承得如何,其实与这个民族的兴衰有很大关系。

国学传统文化心得感悟_国学传统文化_国学传统文化图片/

UIC美国老师正在学习古琴

对于一个文明进步的国家来说,其文化必须得到很好的保存和提炼。 所以,经典的学习并不一定有特别实用的功能。 例如,不能用它来做饭来直接提高经济效益。 但经典也是一种标志着这个民族文明程度的知识。 你们族群里有一些人研究得很深入,对本民族的早期古典文明有特别深刻的认识,社会也为他们提供了很好的土壤和空间来做这样的高端研究。 这是社会文明的象征。 如果你对自己的传统一无所知,没有中华文化的基本修养,作为一个大国、一个礼仪之邦,怎么能赢得世界的尊重呢? 这个道理早在一百多年前就被梁启超、梁漱溟等学者论证过。 事实也证明,越民族,越国际,越中国,越世界。

国学必须与科学结合

中国文化传播研究所:请问陈教授,国学是一个学科吗?

陈志: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可以说有自己的“中华文化”。 但作为一门现代学科,国学并不是一门学科。 一门学科只有具有一系列系统的概念、学科规范以及学科本身的积累和历史,才能称为学科。 例如,化学超越国籍。 国学的性质不同,所以它不是一门学科。 事实上,很多学者尤其是胡适很早就提出:“用科学的方法来梳理国史”。 我认为这个说法非常有道理。

因此,搞国学教育、试图用国学代替科学是不可能的。 人的心灵与理性是有内在联系的,国学必须与科学相结合。 社会上有很多教孩子阅读中国经典的机构。 他们从小学就开始教授中国国学,提高他们的素养,加强对孩子的一些国学教育。 这也不错,但不能成为教育孩子的唯一内容。 儿童经典阅读并不能代替义务教育,更不能用教材的选择、教师的选择难免良莠不齐。

国学传统文化心得感悟_国学传统文化_国学传统文化图片/

UIC每年都会举办致敬仪式

无论是谈论国学还是振兴传统文化,我们都应该以相对符合学科规范、科学理性的态度来看待。 否则,我们很容易陷入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 这也是我们在UIC国情国学教育框架下对待传统文化的基本态度。

当然,中国文化的研究是少数学者的事,而中国文化的修养才是大多数人应该有的。

国学教育可以补充理工科、商科人员的短板

中国文化传播研究院:有一种说法是,如果现在弘扬传统文化,对于一些国学爱好者或教育从业者来说,将是一件“宝”。 那么,对于不学习传统文化的人,比如理工科、商科专业的人来说,国学教育能发挥什么作用呢?

陈志: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 我们都是80、90后。 那是一个知识爆炸的时代,但也有一些副作用。 第一个副作用就是文理科偏科。 大家都认为科学知识才是真正的知识,大家都必须学习理工科。 文科的价值相对较低。 这就是所谓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还有就是我们所说的科学主义,把科学当作一种信仰,中国近代史上一直都是这样。 德先生、赛先生讲五四之后,一直到现在,科学还被视为一种宗教,多少有些迷信。

国学传统文化心得感悟_国学传统文化_国学传统文化图片/

UIC优雅乐团复兴中国传统文化

五四以来,又出现了一个倾向,就是拥抱外国文化,对外来知识感兴趣,贬低自己的传统。 事实上,历史已经证明,诋毁自己文化的思维方式是没有任何积极作用的。 坦白讲,很多科学家缺乏最基本、最基础的人文知识,所以经常闹出各种笑话。 科学主义作祟近一百年,不利于文化的健康发展。 因此,国学教育可以起到补充理工科、商科人员的短板的作用。

当然,当我们重新倡导国学时,我们并不是把国学视为取代科学或信仰的新迷信。 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就会陷入恶性循环,要么自诩国学,要么全盘拥抱科学,而没有理性、客观、平和的学习态度和求知态度。

以民族文化为基础

了解世界

中国文化传播研究所:我知道您也从事中西文明比较研究。 您对博雅教育有何看法?

陈志:我们年轻一代出生后,不仅是中国公民,也是世界公民。 他们未来面对的不仅仅是他们的祖先和自己的历史,而是整个世界。 面对世界,如果除了自己国家的历史文化之外,盲目无知,是很难立于世界之林的。

我们博雅教育的目的是让学生在UIC-HKBU接受教育后,既有全球视野,又有文化基础。 反过来,他根据自己的文化根源来理解世界。 这就是我们教育的目的,两者缺一不可。 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中国人,是炎黄子孙,所以对自己民族文化有着深刻的了解; 同时,他们有着开放的心态和谦虚的态度,能够接受世界上的任何文化,包括其他方面的知识。 这是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够达到的境界,而不是傲慢自大,与世隔绝。 我一直说,一个国家越有自信,这个国家就越善于学习。 你有自信,你善于学习,你有勇气去学习,因为你知道你不会迷失自己。

国学传统文化心得感悟_国学传统文化_国学传统文化图片/

UIC学生练习射箭

现在UIC推动国学教育,我觉得有其特殊的意义。 为什么我们要在暑假期间举办中国企业家高级训练营,以及青少年国际人才夏令营? 因为我认为我们可以表达我们的想法。 我们的理念是:我们要继承自己民族的文化,继承自己的文化精髓; 另一方面,我们开放包容,善于学习,勇于拥抱人类一切知识和文化。 人类的知识并不是任何一个人独有的,所以我认为是时候做这样的反思了。

陈志教授简介

陈志教授是国际著名文史汉学学者。 从事汉学研究多个领域,涵盖古典文学、中国早期文化历史、中国古代诗词、出土文献、古代文字(金文、简牍)研究以及明、明思想史。清朝时期。

陈教授不仅拥有杰出的学术成就,而且拥有丰富的大学管理经验。 2010年至2013年,陈教授担任香港浸会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系主任; 2011年至2014年任孙绍文人文中国研究院院长; 2011年至2017年担任创意学院副院长; 2012年至2014年任饶宗颐国文学院代院长,2014年起任饶宗颐国文学院院长。2015年至2017年任饶宗颐国文学院代院长。艺术学院。 现任UIC学术副校长。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