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中国166年的文化断裂十分严重

●儒家文化影响力调查显示,韩国首尔排名第一,中国上海排名垫底。

国学课程开、国学大师点评、国学短信上线、国学博客开通……中国的“国学热”持续升温,难免引发争论。 振兴国学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传承文化? 这场争论还关系到儒家传统在中国的处境、中国如何延续儒家文化、儒家文化对当今世界的意义等重大问题。 哈佛大学燕京学社会长杜维明教授被认为是第三代新儒家的领军人物,被世界誉为中华传统文明的“代言人”。 日前,《环球时报》记者在哈佛燕京学社院长官邸就有关中国儒家文化的一系列问题对杜教授进行了专访。

中国的文化年表很严肃

记者:有一个关于“儒家文化在东方国家的影响”的调查。 在调查的国家和地区中,韩国受儒家文化影响最大,中国大陆排名最后。 作为儒家思想的母国和发源地,中国为何会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

杜伟明:这项调查是由在美国夏威夷东西方文化研究中心传播研究所工作的朱谦先生做的。 当时的调查结果是,韩国首都首尔最符合儒家核心价值观,中国上海排名最后。 在儒家文化的发源地中国,为什么儒家文化的影响力不是很大呢? 这个问题需要从1840年的鸦片战争,特别是五四运动说起。 当时的中国一心追求现代化,现代化和西化是密不可分的。 儒家文化的衰落与这种趋势有很大关系。 因此,研究结果并不令人意外。

记者:当时有一个著名的口号,就是打倒孔家店。

杜维明:不仅要推翻孔家店。 事实上,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社会,特别是知识分子阶层,出现了几个特别有影响力的传统。 一个人充满悲伤、愤怒和强烈的爱国心,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却无能为力。 另一种是革命传统,另一种是反传统传统,甚至是叛逆理性的传统。 当这几种传统结合在一起时,就发生了“化学变化”。 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传统文化的声音确实比较弱。 如果把文化传统和传统文化分开的话,传统文化在现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文化传统中并没有发挥很大的作用。 当前的情况是中国文化发展的变化,这就是李鸿章所说的“三千年未见的大变局”。 但慢慢地,这种传统现在正在回归,并且可能会逐渐恢复到正常情况。

记者:儒家文化在近代受到了怎样的影响?

杜维明:从鸦片战争(1840年)到新中国成立(1949年)这109年里,每十年就会有一次大变局,比如太平天国、不平等条约、日本侵略、清朝末年,军阀割据。 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每五年就会发生一次重大变化:从朝鲜战争到大跃进,从三年自然灾害到集体农场,然后到文化大革命。 每一次的改变都是惊天动地的。 从教育角度看,中国文化确实源远流长,但近代中国的166次文化断裂却十分严重。 所以中国人就有“集体健忘”,而且这种“集体健忘”也是我们主动、有意识地去做的。 这使得我们对历史的重写和回顾显得多样化。 我们认为整个传统文化的发展是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的。 现在社会发展进入新阶段,儒家思想是应该抛弃的糟粕。

记者:现在,有些人经常谈论文化年代。 你是否同意这种说法?

杜维明:中国的文化年表确实很严重,主要是五四以来,特别是近代以来,影响了很多代人。 这种情况非常令人担忧。 例如,北京大学是中国最古老的现代大学之一,但首都大学时期的北京大学、五四运动期间的北京大学、五四运动后国民党统治时期的北京大学、解放后的北京大学、文革以后的北大将会很不一样。 这一时期,不仅北京大学的所在地发生了变化,其教育理念、理想人格、学术目标也发生了变化,学校的许多档案也丢失了。

可以说,中国是世界上文化断代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这种情况与日本、韩国和美国有很大不同。 日本虽然在二战期间遭受了原子弹袭击,但其学术血统却从未中断。 相比之下,五四以来,在中国大陆,能从小学到大学不受干扰的人就很少了。

韩国有一所专门的儒家大学,可以与其他精英大学相媲美。

记者:与韩国、新加坡乃至中国台湾相比,中国大陆在维护儒家传统方面的主要差距是什么?

杜维明:第一,知识精英是否认同儒家文化。 在韩国,有一所专门的儒家大学叫成均馆,可以与韩国其他最好的精英大学相媲美。 成均馆因中国元代的国子监、国子监而得名。 已有600多年的历史。 我曾经参观过它。 相比之下,中国的一些知识精英则强烈反对儒学,认为儒学是中国长期落后的重要原因。

第二,政商界是否尊重儒家文化。 在韩国和日本,许多政界和商界领袖都非常重视儒家文化。 例如,韩国三星集团一直赞助成均馆。 每年在成均馆投资数万资金。 三星集团认为这是一项巨大的荣誉。

第三,最有趣的是生活世界是否体现了儒家文化的精神。 例如,在韩国,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非常重视儒家礼仪,韩国人每年都会祭祀孔子。 而且韩国人很严肃,认为祭祀孔子必须采用明朝的礼制。 清朝的礼制还不够正宗。 这是韩国的传统。 15、16世纪,儒学在朝鲜族中全面发展。 朝鲜的年号基本沿袭明朝的年号。 他们认为满族的入主是对儒家思想的毁灭。 韩国的祭孔仪式十分隆重,充满了祭祀至圣老师的氛围。 政府也非常重视,教育部部长以上官员经常亲自出席。 在中国台湾,人们也祭祀孔子,至少台北市市长和“教育部长”都参加。 中国大陆最近也恢复了祭孔活动,但与韩国相比,游客太多,不够庄严。

此外,韩国对儒家文化的推崇还体现在日常生活的细节上。 例如,1000韩元是韩国流通最广泛的货币,大约相当于1美元。 此钞正面印有仁慈长辈、韩国大学者易推熙的肖像,下方印有他的生卒日期(1501-1570)。 易推熙,被誉为“韩国朱熹”,是朝鲜李朝时期最有影响的哲学家。 他对朱熹朝鲜半岛理论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有人评价他是“韩国五百年第一儒”。 李退喜画像旁印有一个投壶,是古代儒生游戏时所用的。 钞票反面印的建筑群是桃山书院,由李退喜创办,地位相当于中国的白鹿洞书院。

当然,儒家文化对韩国也有一些负面影响。 比如韩国确实是一个明显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大男子主义非常盛行。 因此,韩国女权主义者对儒家思想非常批评。 当然,现在情况正在慢慢改变。

古代法律儒家化的影响_儒家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_儒家对汉代法律的影响/

韩国对儒家思想的尊重体现在细节上。 例如,韩国1000元纸币的正面印有被称为“韩国朱熹”的儒家学者李推熙的形象。

在哈佛大学,文理学院的学术地位高于商学院

记者:近年来,中国大陆出现了尊孔、读经、设立书院等现象。 这种对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家思想的密集重新认识和推崇,引起了社会的广泛争议。 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杜维明:有人说儒学在中国的发展是由于“国学热”,但总的来说,我认为还是太弱了,因为我们毕竟是从零开始。 如果与日本对日本传统文化、美国对美国传统文化、法国对法国传统文化、韩国对韩国传统文化的态度相比,中国传统文化在中国的处境就很糟糕了。 我们必须考虑如何丰富民间社会非常薄弱的​​儒家文化资源。

现在在中国,影响社会的力量大多来自于学术领域之外,其中突出的代表就是超女、歌手、影视明星。 真正的英雄似乎是商界领袖、歌手、电影明星或运动员。 我非常希望电影明星、歌手、运动员或者有影响力的企业家都能够有较深厚的传统文化基础,但很多人对于弘扬传统文化的自觉性不是很高。

记者:您曾经提到,教育面临的最大危险是陷入市场社会的危险。 没有对青少年的儒家教育,中国传统文化如何传承?

杜伟明:市场经济固然好,但我们担心的是市场社会。 一旦中国进入市场社会,一切人际关系,包括婚姻,都将走向市场化。 中国人接触到的价值领域太单一,太注重政治和经济,不太注重文化。 例如,绝大多数中国精英愿意参加科学、工程或医学考试。 俗话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他们认为学习文史哲似乎没有前途。 即使是学社会科学的,也大多选择企业管理和外语。 不仅在中国大陆,而且在整个中国文化圈,从事中国文化研究的人都比较少。 现在大家都应该有危机感。 企业、政府、媒体要加大力度宣传传统文化学习。

希望政府和企业投入一些资金,培养文史哲接班人。 在美国,大多数从事文史哲研究的人都是出于自己的兴趣。 而那些从事文史哲研究的国学的人,更是精英中的精英。 美国的大学校长大多也出身于文学、历史和哲学领域。 在哈佛大学,文理学院的学术地位高于商学院。 在日本,清流(人文学者)相对贫穷,但社会地位却很高。 我很熟悉的日本学者冈田武彦,他的亲戚中有很多企业家。 他的工资比他的兄弟们低得多,但他在家里却是最受尊敬的。 另外,学术界的工作相对稳定,可以长期发展,容易获得满足感。 例如,医疗手术如果进行1000次,就是一项非常繁琐、重复的工作,没有太多的创造力。 因此,大多数医生都会自己发展一些其他的爱好,比如音乐或者其他艺术。

西方开始逐渐接受儒家文化

记者:您长期在西方教授中国传统文化。 您遇到的主要压力有哪些?

杜伟明:我是1981年来到哈佛大学任教的,在此之前,我在普林斯顿大学任教了4年,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了10年。 也就是说,我在西方教授儒家文化已经近四十年了。

儒学能否发展,能否用英语或非汉语表达,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这是儒学能否进一步发展的一个坎。 世界三大宗教都有不同的文化形式和语言。 我们可以用中文背诵圣经,但不一定要用希伯来语。 我们也可以用中文念佛经,但不一定要用希伯来语。 梵文。 那么,我们能用英语、法语、德语等理解儒家文化吗? 我个人在这方面也面临着很大的压力,无论是从中国人还是非华语角度来看。 中文的难点在于,因为听者对它太熟悉了,他们会说儒家思想有很大的负面影响,你必须在海外多讲讲它的好处。 英语的难点在于听众非常愿意倾听和理解儒家文化,但由于不熟悉和文化差异常常导致误解。

然而,现在西方开始逐渐接受儒家文化,并开始思考其人文价值。 例如,美国国会图书馆将《论语》视为西方受过教育的知识分子必须学习的文本。 《论语》是唯一被选中的非西方文本。

记者:他们主要关注儒家思想的哪些方面?

杜维明:基本上是伦理问题,包括个人修养、社会和谐、人与自然的关系等问题。 儒家的人文精神是非常博大的。 西方人文、人文主义基本上是反自然、反宗教的。 他们倾向于侵犯自然,对宗教漠不关心。 但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人文要求人类与自然保持和谐,与宗教保持相辅相成的关系,因此其内涵较为广泛。 例如,儒家的金科玉律就包括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和“欲立,则助人;欲立,则助人”。成功了,你就能帮助别人。” 这些观念正逐渐被西方知识分子所接受,成为最简单的伦理道德。 。 当今世界发生的生态环境危机表明,人与自然的关系需要重新定义。 儒家尊重自然,强调天人合一,这也是可贵的东西。 (驻美特约记者 唐勇)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