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代中西文化的大碰撞中,“中弱西强”的现实,不仅动摇了中国作为儒家文化圈核心的地位,也引起了各国对儒家的认同。文化界对儒家文化进行反思和批判。

进入近代后,随着西方殖民势力在亚洲的扩张,儒家文化圈面临重大危机。 在近代中西文化的大碰撞中,“中弱西强”的现实,不仅动摇了中国作为儒家文化圈核心的地位,也引起了各国对儒家的认同。文化界对儒家文化进行反思和批判。

近代儒家文化圈最大的变化其实来自于儒家文化圈的核心国家中国。 鸦片战争以来,近代中国在与西方列强的较量中接连失败,使得近代中国人日益转向西方寻求救国之道。 随着危机的不断加剧,现代中国越来越多地向西方学习。 与此相对应的是,中国传统文化正在被西方文化步步打压,逐渐节节败退的尴尬境地。 清末新政时期,科举制度的废除和大量以西方知识体系为主要教学内容的新学堂的建立,中断了儒学在中国传承的主要手段和渠道。社会的考试制度和教育制度。 1911年辛亥革命的成功,不仅意味着中国两千多年帝制专制统治的崩溃,也意味着儒家思想作为中国历代民族意识形态神圣地位的终结。 新文化运动从文化的角度对以儒家思想为核心的中国传统文化展开了全面的清理和批判。 新文化运动之前,先进中国人追求的目标主要是走欧美的富裕之路。 新文化运动后期,随着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先进知识分子开始学习和宣传俄国十月革命和马克思列宁主义。 欧美式的资本主义道路和俄罗斯式的社会主义道路从此成为中国20世纪上半叶的两大政治选择。 现代中国人在选择国家未来发展道路时,并没有关注包括儒家思想在内的中国传统。 传统文化占据了太多的空间。

近代以后,随着中国作为儒家文化圈核心的地位动摇,儒家文化在日本、韩国等国的影响力也逐渐下降。 它们各自以主动或被动的方式启动了现代化进程,并以不同的方式走上了现代化进程。 “西转”路。

鸦片战争之前,中国文化对日本产生了长期而深刻的影响。 中国在鸦片战争中的失败,使日本对中国文化的崇拜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 1853年的黑船事件让日本人深刻认识到与欧美的巨大差距。 为了弥合差距、应对强大的西方文明的挑战,“脱亚入欧”成为现代日本人新的文化选择。 明治维新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的。 经过明治维新的历次变迁,日本成为亚洲第一个宪政国家,在政治体制上实现了中央集权向宪政的转变; 在教育体系上,建立了现代教育体系,自然科学取代传统儒家思想成为各级教育的主体。 学校教学的主要内容。 1880年代以来,日本教育开始强调对自身传统的继承和融合、民族主义的灌输和传统道德的继承。 在这个过程中,日本完成了从“灵魂与人才和谐”到“灵魂与外国人和谐”的转变。 从“中国人才”到“洋人才”的转变可以看出,近代以来,日本离中国越来越远,越来越接近欧美。 正因如此,学术界有时将近现代日本划入欧洲文化圈。

近代之初朝鲜学习西学的道路与近代中国颇为相似。 1876年,朝鲜被迫与日本签订不平等的《江华条约》。 面对亡国危机,近代朝鲜也开始向外国学习。 当时,日本和中国是朝鲜学习的两个对象。 激进启蒙派主张效仿日本明治维新进行国家改革; 温和的启蒙派主张效仿中国的洋务运动。 无论是研究日本的激进派,还是研究中国的温和派,他们的目标都是针对西方文明,只不过一派强调学习西方政治制度,另一派强调学习西方文物。 近代以来,朝鲜作为一个不完全独立的国家,并没有太多机会推进改革的步伐。 中日甲午战争后,朝鲜被置于日本控制之下。 直到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日本控制朝鲜半岛长达半个世纪。

近代越南的命运是悲惨的。 1883年,法国强迫越南政府签署《顺化条约》,否认中国对越南的宗主权。 1885年中法战争后,越南彻底沦为法国殖民地。 1940年9月,日军趁法国战败之机入侵越南。 日本投降后,1945年9月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国。此后二十年,越南遭受法国和美国的殖民侵略。 直到1975年7月,越南才取得抗击外来侵略的彻底胜利。 长期的殖民地历史也使越南在近代与儒家文化圈渐行渐远。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