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智乐斋主

魏晋时期,魏晋道士大多出身于贵族家庭,如王、谢等高姓。 许多道士及其贵族弟子在山林中建立了一些道观团体。 当然,魏晋时期零星的道观团体还不足以形成有影响力的道观经济,大规模道观的建立主要集中在六朝后期。

南朝的体育馆数量较多,但规模有限。

南方有大量官办和私人道观。 据陈果夫先生编撰的已失传的《道学传》和陶弘景的《真诰》粗略统计,南朝著名的道观有59座,而据梁代的《九溪三毛真君碑》记载,碑记中记载的道观多达63座。 孙奇博士据此推测,南朝时期的道观数量约为200座,这个数字应该是普遍可以接受的。 这些体育馆主要分布在长江中下游的江苏、浙江、江西、湖北、湖南等地区的城市和山林间。 但体育馆大多建在山上,被称为“山馆”。

道教文化网名_道教文化网页_九真道教文化网/

《山亭》(资料图来源网络)

六朝道观的规模很难与政府大力扶持的寺院相比。 早期的道观多为师徒小道观,即以师父为核心,多名弟子组成,也有成群独居的,三两人一组。 与茅岩人交谊,“静分人,修道”,如东晋隐士张忠,“居崇岩深谷,掘地成洞,他的弟子们也住在山洞里。”

据《贞诰》记载,晋永嘉时,有道士任盾,在茅山石室修道,建洞天阁。 在丹阳,徐迈家族世代修道。 房屋和洞穴。 徐迈之子徐辉在雷平山筑洞修道,曾居住于方峪山洞方圆堂。 这类简易体育馆的人数一般都很少,不能说有什么产业。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依靠家人或富有官僚的支持。

然而,大大小小的寺院除了修行以维持生计之外,往往还要从事农业劳动。 东晋道士葛洪曾随师父正寅入山修道。 “他的弟子们都亲自充当仆人,打柴耕田,而我却取得了胜利,无力承担别人的劳作,却收效甚微。我经常打扫床铺、擦床铺。墨水和拿着蜡烛。” 对于正印的其他弟子来说,砍柴、犁地等农业劳动是最常见的工作,也是维持道教团体的日常开支所必需的。

建立新寺,修行弘道新路

南朝时期,他们深受佛教寺庙宗教生活模式的影响。 修道成为一种新的修道时尚。 道士们也努力创造出一种新的修炼和传播道教的方式,于是大量模仿寺庙格局的道观开始兴建。 虽然许多道教宫观的规模难以与当时发达的佛教寺院相比,但“院落式的布局、宫殿式的建筑以及供奉神像、诵经、出家的功能,与当时的佛教寺院大体一致。”中国的佛教寺庙。” 。 而仅从建筑物的名称就可以知道,当时的道观经济已经达到了一定的规模。 也就是说,大型道观也是经济实体。 这些与佛教大体相同。”官方的道教宫观建筑雄伟,供品精美,一切宫殿、造像、园林乃至工业一应俱全。《志观品》中描述的规模宏大的道观六朝道经《东玄灵宝三洞风道可解营室》中的用途多种多样,有建筑空间,有药园或果园,有名树奇草,有清池香花,还有各种养护提供支持。

道教文化网名_九真道教文化网_道教文化网页/

茅山(资料图来源网络)

当然,这是当时道教经典中描述的道观的理想空间形式。 它不仅是修道、传教的中心,而且还具有较为完善的经济功能,如敬人坊、骡马坊、车车坊、磨坊等。 像雅房这样只有在大型佛教寺庙中才能看到的经济设施,也被纳入道观的设计中。 但实际上,南朝道观能达到如此规模的很少。 就连茅山道教领袖陶弘景所建的道观也从未见过如此盛况。 《贞告》中描述的茅山道观更接近现实。 大型道观往往有数十人居住,建筑、场地和宗教活动也较多。 道教宫观大多设庙主、领事、监事。 斋等职务,统领道观事务。 这也显示了南朝道观的大致规模。

南朝体育馆的经济来源

南朝道观的经济来源主要依靠官方或私人的赞助、农业生产和斋戒仪式,其中赞助和农业收入占大多数。 许多寺院道士都有官僚或士绅的稳定支持。 “作为构成社会的一个群体,这些道观也与王朝保持着各种关系。” 例如,“宋初,有女道士徐飘奴,任广州人,受刺史卢惠拥护”。 南天石道首领陶弘景深受梁武帝器重。 作为“山宰相”,陶弘景往返于朝廷和山宫之间,还接受梁武帝等诸侯的捐赠。 据《华阳陶隐内传》记载,陶弘景出京赴茅山时,齐王益都不仅赐予他九种裘皮、镜子,还赐他道观中的“官仆数人”。 单、李氏英李叔夷”、武灵王、贵阳王、鄱阳王等人也“为死者做了人力资源经纪人”。

能够有稳定的依靠固然取决于道观大师的影响力,但那些居住在道观中修行道教的道士却更喜欢过着自给自足、简朴的生活,与世俗社会保持一定的距离,从事开荒、种植等农业。 劳动力是首选。 农业劳动不仅可以获得生活必需品和精神修养,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宗教实践方式。 这甚至成为后来禅宗所倡导的一种宗教生活模式。 陶弘景在大茅山修道时,曾与弟子一起务农为生。 他曾在道观附近的红石田里筑了一个池塘,灌溉附近40多公顷的稻田。 “道观的弟子们也用水在这里种植了植物。” 肥沃的土地和丰富的水源促成了农业丰收,足以维持体育馆的日常需要。 除了道士开垦的荒地外,部分道教耕地还来自官方或私人的赏赐或捐赠。 当然,这些领域一般都是免税的。

自给自足的庄园经济模式

那些拥有大量良田和林业产业的道观,逐渐形成了自给自足的庄园经济模式。 刘晓标写的《东阳金华山居》描写了当时田园牧歌的道教生活,田园肥沃,瓜果蔬菜、家禽、蚕桑。 道观有限的道士已经无法胜任繁杂的农活了。 与庄田一起赏赐的户户,成为了桃官庄园的主要劳动力。 例如,南岳恒岳庙,梁武帝“重赐庄田三百户为基业”。

道教文化网名_九真道教文化网_道教文化网页/

先生们(资料图来源网络)

九真寺还有皇帝赐予的住民来填补其劳役。 “九真寺是王令玉的住所,一个叫山保的人,住在金陵曲安,专修道,两百个居民给了博物馆,租客们,东西很多,如金丝带、香药等。” 像茅山这样有影响力的道教中心,前来投靠道士的慕名男女不少,寺院内有房屋十余间。” 还有一些慕道者自愿到道观里当杂工。 如茅山重元堂,“有一妇人,来住洞口,勤扫,自称洞官”。

这么多的农田和居民,道观与贵族拥有的豪华庄园没有什么区别。 道观庄园的经济模式与士绅所期望的社会秩序相一致,融入了士绅庄园的经济形态。 正如都筑晶子所指出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道场似乎是一个按照独立秩序组织起来的社会团体。换句话说,只有内部容纳了这样一个团体,六朝贵族社会才能够保持其完整性,因为‘宗教’不能脱离社会。” (腾讯道教独家稿件,编辑/怀爽)

道教文化网页_道教文化网名_九真道教文化网/

(腾讯道教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智乐斋主,腾讯道教专栏作家。)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