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明月圆”,正月十五是我国的传统节日——元宵节。 西汉时期,汉武帝刘彻命司马迁等人创制《太初历》,确立了正月初一为“岁首”的地位,使正月十五,新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

这一天,人们祈求上帝保佑雨水丰沛,桑树丰收。 在这一天,妇女们许愿找到良缘。 这一天,皇室成员祭拜天帝和汉代所崇拜的至高神“太乙”。 《史记乐书》记载:“韩氏常于正月去辛寺太乙甘泉,夜暮入寺,黎明结束。” 这也被很多人视为正月十五祭神、点灯、观灯的传统。 开始。

开工前最后一次大型休闲娱乐活动

东汉永平年间,汉明帝将佛教传入中原。 为了弘扬佛教,他下令正月十五晚上,在宫殿、寺庙里点灯代表佛。 随着佛教文化影响的扩大、道教文化的加入和皇家祭祀仪式的加入,正月十五晚上点灯的习俗逐渐在全国流传。

南北朝时期,梁武帝信仰佛教,于是在正月十五点燃大阙宫殿。 唐朝时期,中外文化交流更加密切,佛教盛行。 官员和百姓在这一天普遍“烧灯拜佛”,灯火遍及民间。 从此,正月十五放灯笼就成了合法的事。

从宋代开始,“元宵”一词开始出现在文学典籍中。 如南宋周必大所著的《平原续稿》中就有“浮元子煮元宵,前人似无此文”。 元代有“喜三五元宵景色,月色美丽,灯火辉煌”之说。 明代的元宵节持续时间较长,从正月初八到十七,足有十天,可见歌舞之盛。

清代,满族入主中原,宫廷不再举办灯会,但民间灯会依然蔚为壮观。 可见,元宵节以其独特的文化底蕴和天然的文化亲和力,受到人们的拥护,扎根于人心。

由于元宵节刚诞生时曾作为皇家祭祀功能,因此元宵节当晚必须通宵拜佛,宵禁暂停。 在这个夜晚,人们不仅可以进行祭祀、祈福,对于古代长期受礼法限制的女性,尤其是禁闭在家的女性来说,也是难得的外出机会。并每年进行一次社交活动。 人们可以自由地出去玩、赏花灯。 这也是年轻男女借此机会结识心仪之人的好时机。 真可谓“见多才俊佳人,牵手窃窃私语”(北宋李冰《女管子(上苑)》),“钟离”我寻觅他千百遍,却忽然一看回来了,就在灯火阑珊处”(辛弃疾《青玉案·元熙》)。

元宵节被视为“新年”的结束,呈现春节的高潮和结束。 民间常称“过年”,既指新年,又指旧年。 从腊月初八到三十,人们过旧的一年; 从正月初一到十五,正式跨入新年。 正月十五的“元宵节”是人们正式上班前家人之间最后一次外出休闲娱乐活动。

元宵节一切活动都以“闹”为中心

元宵节的一切活动都以“闹”为中心。 人们舞龙灯、放灯笼、踩高跷、集体祭祀。 与“旧年”时的家人团聚、“熬夜”不同,这种“闹腾”更接近集体性质。 这是新年第一次接近“狂欢”性质的大型集体活动。 这也意味着“年”的结束,人们要进行新的一年的生产生活,回归社会秩序。

“回归社会”的人们并不羞于创造元宵节的庆祝方式,体现了我国古代城市生活的精彩。 人们祭祀祖先、祈求繁荣的时候,不仅仪式隆重、庄严,而且往往还增添一些娱乐色彩。

隋朝时期,《隋书·刘裕列传》记载:“暗见京城,情事传诸州。每逢正月,观夜,满街,堵城。”街头巷尾,与朋友相聚嬉戏玩耍,天上打鼓,地上火把闪耀,人们戴着动物面具,男装女装,崇尚高超​​的杂技,装扮奇特。以污秽为娱乐,以卑鄙为笑,正月十五之夜,人们聚集娱乐,鼓乐喧天,火把照地,化装满街,颇为相似。到了现代西方社会的“万圣节”和“狂欢节”风格。元宵节的热闹场面可以一睹为快。然而,这在当时是一个新的城市节日,遭到了保守派官员的信中批评。 他们认为元宵狂欢无视男女差异,不符合封建礼仪,应予以禁止。

在唐朝,京城通常实行宵禁,未经允许夜间行走的人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但元宵节期间,官府会下令开门,放宽三晚禁令,允许人们彻夜狂欢。 唐中宗李显还带着公主、宫女等数千人微服出行,踏月赏灯,并要求宫女们“着锦衣,曳锦,光耀”。珍珠翡翠,涂香粉”。 唐代刘素在《新唐书》中记载:“京城正月初一,望日,灯影聚集。武王放禁,允许夜间行走。贵族大臣、亲戚、属下都在夜间行走。” 在国力空前的唐朝,东方京城洛阳、江南扬州、西北凉州的元宵节同样热闹,到处都挂着五光十色的灯笼,人们还制作灯笼。巨大的灯轮、灯笼树、灯柱等,让城市充满了烟花。

在封建社会君民的庆祝活动中,宋代的元宵节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北宋《东京梦华录》记载:“正月十五,元宵节……神通神通,歌舞升平,戏曲百种,音阶相交,音乐喧闹,为十余里,球打踢踢,踩绳竿……正月初七,人们送皇帝出宫,山上灯笼金碧辉煌,锦绣闪闪……门三间,各立金彩大牌,中间写着“都门路”,左右写着“左右卫”。门”上,挂着一块大牌,上面写着“宣和万民尽兴”……宣德塔上,全是垂着黄边,帘子里一人就是宝座……诸姓皆是阳台下看,大家玩得开心都被邀请,山在呼唤。” 元宵节期间,人们可以暂时逃离严格的礼教秩序,尽情玩乐,欣赏各种表演的灯光,与国王亲密接触。

南宋时期,据吴自牧《孟良录》记载:“今日杭州(杭州)除夕,从十四日起,赏枝以钱酒。十五日夜,统帅出外镇压百姓,遇上舞队,照常给予特别奖励。。邻里买卖的人交钱,互相赠送。今年的随州富可恶分会,老百姓表达了朝廷和百姓享乐的心意……也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处处有管弦乐队,比如蒋介石在清河坊的家,七七茶不同汤,按照要求,点着月光和大灯笼,屋子里灯火通明,路过的人都驻足观看。” 花灯里载歌载舞,政府慷慨发放“老师”,祈福等丰富的节日活动,政府和人民为建设开局高兴,节日持续火爆。

明代的元宵节是城里最热闹的节日。 京城所有官员放假十天,东华门外还形成了灯市。 卖灯笼的商贩、买灯笼的顾客、看灯笼的游客络绎不绝。 非凡的。 “天下繁华都聚集于此,贵亲家属上楼游玩观赏,也不怕人。” (明代刘若愚《罪中志》)

明代学者谢肇哲描述南方的元宵节时说:“有钱人家,所有的房间、卧室都布置好了,几乎有上千间,大门敞开,供人们玩耍。”游人和妇女,车马喧嚣,夜色。乃散。” 明代学者张岱在《洮安梦忆》中描述了杭州龙山点灯的场景:“每座山都没有灯笼,每盏灯都在桌子下面,桌子上有人,人在歌唱和倡导。” 可见,元宵节在当时是一件盛事。

清朝的元宵节元宵节依然热闹。 清代中叶以前,京城正月十三至十六,灯火通宵,仍是“金乌不禁”。 清末的北京,元宵节以东四牌坊、地安门最为盛行,其次是工部、兵部。 东安门、新街口、西四牌楼“也稍显令人印象深刻”; 天津元宵节,“大街小巷张灯结彩”,“燃起花火把,到处歌舞升平”; 苏州元宵节前后,家家户户敲锣打鼓,“或三五人一组,各持兵器,簇拥着小孩,边走边敲,街上挤满了人,俗称“走马、锣鼓”。

没有人不喜欢元宵节

如今,元宵节虽经历了几千年的风风雨雨,但仍然是中国人民心中最重要的传统节日之一,在海外华人群体中也受到高度重视。 除汉族外,还有满族、朝鲜族、赫哲族、蒙古族、达斡尔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回族、锡伯族、藏族、白族、纳西族、苗族、瑶族、畲族、壮族、布依族、黎族、仡佬族等多个少数民族同胞包括中国少数民族在内的各少数民族也在元宵节期间开展了一系列独具特色的活动。

其中,甘南东山元宵节、黔东南苗族舞龙、窥花习俗、赣西客家元宵节、贵州德江燃龙习俗、黑龙江黑河瑷珲元宵节、山东淄博、北京元宵灯会 密云九曲黄河组元宵习俗等27个地方元宵习俗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从许多传统的民间娱乐形式中,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古人狂欢灯笼的影子。

元宵节期间,古代中国人暂时脱离日常生活和工作,缓解封建礼仪和世俗事务带来的压力。 这个盛大的节日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成为不分种族、阶级的场所和文化形象。 也为我国民间文化的传承提供了极好的载体。 这场具有中国特色和文化内涵的“狂欢节”,伴随着暖暖的春灯和高空银月,喧闹的同时又浪漫。 你怎能不爱它?

(作者系文化和旅游部恭王府博物馆综合业务部馆员)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