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寒冰

春天是农民的希望,秋天是农民的欢乐。 收获只是秋天的前奏,秋日的阳光才是秋天的热闹。

夏末秋初,农场的日光浴是最令人兴奋的。 各种需要晒干的东西都千方百计地放在阳光下。 红、黄、绿、蓝,各种颜色搭配。 簸箕、日光浴垫高低错落,煞是好看,已经成为乡村最美的象征。 看着看着,幸福的感觉不由自主地涌遍全身。

干燥是一个过程,一个简单但漫长的过程。 干燥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初秋的日子里,虽然说是立秋,但大部分时间还是三伏天,气温依然居高不下。 农民喜欢秋天的这种天气。 阳光越灿烂,他们就越快乐。 他们只是想与时间赛跑,尽快将收集到的东西晒干。

站在烈日下,草帽几乎毫无用处。 我从头到脚都出汗了,没几分钟衣服就湿透了。 有的农民甚至脱掉衣服,赤着上身。 烈日晒得他们皮肤生疼,但他们却一点也不在意,继续晒着一会儿。

晒稻谷是秋季最令人期待的大事,因为稻谷晒不晒关系到一年的口粮。 村民用钉耙、竹耙等将收获的稻谷中的稻草剔除,均匀地铺在晒坝上。 水汽干了之后,他们就扫一些阳光坝或席子上的缝隙来晾干,等空了的太阳坝和席子干了之后,再把米翻过来,重复四五次,没有什么麻烦。

米粒不仅毛茸茸的,而且两端都是尖的。 踩在上面会刺痛你的脚底。 但在晒地里,老农民喜欢赤脚干活。 他们时不时地用脚作为工具,在稻谷中慢慢地移动,就像犁头穿过土壤一样,身后的稻谷会呈现出浅浅的颜色。 波纹。

虽然他们大汗淋漓,脚底又热又麻,但看上去却很轻松,甚至还有点陶醉。 他们晒黑的脸上充满了喜悦和幸福。 没有经历过春耕、夏收、秋收、冬储的人,或许无法理解收获后内心的满足,以及内心深处“粮草还仓”的期盼。 他们总是努力工作,只想用自己的努力和汗水获得丰厚的收获,管理好一切可能的时间,为未来增添幸福的筹码。

秋天的日光浴充满了变数。 这几天,我最怕天气不好。 尤其是“娃娃脸”的人,往往会不知所措。 好天气随时都会变,有时下雨,有时晴天。 下雨时,迅速将玉米、大米等收进屋内,或堆成一堆,盖上塑料布; 等雨停、阳光明媚的时候,赶紧把东西搬到外面,铺上覆盖的塑料布。 ,不断翻面晾干。

在我的记忆中,秋天守夜是很平常的事情。 如果判断天气持续晴朗,未晒干的玉米和大米将在夜间堆放在院坝上,并用塑料布覆盖。 旁边放上簸箕、垫子、椅子,就成了看守的床。 盖上毯子或被子,睡觉时注意饮食。

守护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怕被盗,二是怕夜间天气突变。 这样的夜晚,月色融化,星星闪烁,微风徐徐,宁静而美丽。 躺在床上,经过一天的工作,我的身体已经疲惫不堪。 很快我的上下眼皮就打架了,不一会儿我就在蟋蟀、青蛙的鸣叫声等声音中睡着了。

秋天晒太阳的日子很长,几乎整个秋天,院子里都有东西晒太阳。 就这样,我们小心翼翼、忙碌忙碌,日子一天天充满阳光。 农家甜蜜幸福的生活在阳光的腌制下慢慢变得醇厚。

【《浣花溪》专栏征稿】

欢迎散文(含游记)、短篇小说等纯文学作品投稿。 诗歌不包括在征集范围内,因为它们是由编辑部自己创作的。 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200字,标题应注明“散文”或“游记”或“短篇小说”。 作品须为原创且首次发表并提交至《浣花溪》栏目。 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投稿公开发表的作品。 作者可以在稿件中附上自我介绍和照片。 不要在电子邮件中使用附件,直接发送文本。 部分作品将入选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子》副刊。 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账户名、银行及网点准确信息(无一字错误、多一字、少一字)、卡号、身份证号、电话号码。 投稿邮箱:huaxifukan@qq.com。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