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琏偷娶尤二姐,并非娶妻,实乃纳妾,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带你详细了解历史,一起看看吧!

贾琏最初没想娶了当二房,贾蓉怂恿他收了尤二姐。

贾琏是一个喜欢二手货的人。和他有关系的多姑娘,鲍二媳妇都是有夫之妇。尤二姐和贾珍,贾蓉也有关系。贾琏喜欢风流女子,他早有耳闻尤氏姐妹是对尤物,也想染指尤氏姐妹。他找机会对尤氏姐妹俩百般撩拨,眉目传情,尤三姐淡淡的,尤二姐颇有意。于是贾琏把心思放在了尤二姐身上。

贾琏知道尤二姐和贾珍,贾蓉的关系,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求助于贾蓉。贾琏希望贾蓉帮他和尤二姐成就一回露水姻缘。

贾蓉一听贾琏对尤二姐有意,打起了自己的主意。尤二姐是未嫁之身,早晚要嫁人。这样一来,尤二姐就不属于他们父子了。如果贾琏娶了尤二姐,自己就好办事了。

于是贾蓉建议贾琏收尤二姐为二房,养在荣国府外,贾琏不来的时候,自己和贾珍就能偷偷摸摸的和尤二姐私会。

贾琏没脑子,见贾蓉说得天花乱坠,便动心了。贾琏盼儿子心切,决定收尤二姐为二房,替他延绵后嗣。

贾琏没想到贾蓉的小算盘,还以为这父子俩把尤二姐让给自己了,于是拿出私房钱买房子,把尤二姐安置在小花枝巷。

贾琏有色心,没色胆,没有情结

贾琏是皮肤滥淫的代表人物。他重视肌肤之亲,只要女人妖艳,脏的,臭的,来者不拒。贾琏没有情结,尤二姐虽然失了脚,但是贾琏不在乎。因此他收尤二姐为二房。

贾琏有一个醋汁子老婆王熙凤,王熙凤对贾琏严防死守,贾琏也没机会接近黄花大闺女,也不敢要求王熙凤同意他纳一个黄花大闺女为妾。如今尤二姐同意当二房,贾琏自然喜之不尽。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贾链有一妻,一个通房两个女人。贾母骂贾琏:“那凤丫头和平儿还不是个美人胎子?你还不足?”贾琏自然不满足。

凤姐泼醋后,贾母命令贾琏和凤姐赔不是。

贾琏见了平儿,越发顾不得了,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听贾母一说,便赶上来说道:“姑娘昨日受了屈了,都是我的不是。奶奶得罪了你,也是因我而起。我赔了不是不算外,还替赔个不是。”说着,也作了一个揖。

贾琏是典型的“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在大家面前,贾琏都顾不得了,对平儿非常殷勤。

贾琏偷娶尤二姐,有一种特别的满足感,他又把王熙凤和平儿抛诸脑后。

贾琏对贾蓉说王熙凤不如尤二姐一个零;贾琏对尤二姐说王熙凤的种种不是,而且把自己的私房钱搬来,让尤二姐收着。贾琏喜欢的是偷吃的快感。

贾琏娶尤二姐当二房,不过是骗尤二姐的,尤二姐充其量是个外室

贾琏娶尤二姐当二房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比较盲目。他对尤二姐的感情不错,但是有限。所谓的二房,不过是给尤二姐的空头支票。在荣国府里,根本没有尤二姐这号人。尤二姐不过是个外室而已,所以贾琏娶了尤二姐为二房。

在古代,外室没有任何地位和法律保障,她们大家族里上不得台面,甚至没有妾室有体面。贾琏娶尤二姐为二房,没有经过长辈同意,没有经过妻子允许,二房的空头支票不算数。

王熙凤给了尤二姐二房的地位

贾琏吩咐下人管尤二姐叫奶奶,可是这不过是在小花枝巷的称呼。贾琏没有在贾府族人面前,或者长辈面前给尤二姐二房的地位。

王熙凤给了尤二姐二房的身份。王熙凤为了把尤二姐捏死在自己的手心里,让尤二姐进大观园,通过贾母和邢夫人的允许,封尤二姐为二房。如果不是王熙凤,尤二姐还是一个没名没分的外室而已。

尤二姐自以为见了天日,以为自己得了正果。殊不知一张大网已经罩住了她,她无处可逃。

尤二姐的二房也不过是个妾而已,死了也不能进祖坟。贾母吩咐:“既是二房一场,也是夫妻情分,停五七日,抬出来,或一烧,或乱葬埂上埋了完事。”

结语:

二房没那么了不起,收了就收了。至于她是否清白,贾琏不在乎。贾琏在乎的只是尤二姐是否漂亮温柔,是否崇拜自己,是否无条件信任自己。在尤二姐面前,贾琏的大丈夫自尊心得到了满足。

生活当中,有些男人喜欢一个女人,不是这个女人如何优秀,如何洁白无瑕。他们需要的只是女人的尊重与崇拜。

王熙凤太强势,平儿在王熙凤的淫威下,也瞧不起贾琏。贾琏的可怜自尊心在一妻一通房面前得不到满足,所以到处偷腥。直到遇到尤二姐,他的自尊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所以,贾琏在国孝家孝期间,冒天下之大不韪收尤二姐为二房。

现实生活中,有许多人和才貌出众的原配妻子离婚,娶了一个无论哪方面都不如原配的妻子。更令跌眼镜的是,这个男人和没什么能耐,也不那么漂亮的妻子生活得反而挺好。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