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贾惜春一介弱质女流,是怎么做到常伴青灯古佛的?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给大家一个参考。

妙玉的世界是不涉及男女。她是方外之人,被称“僧不僧俗不俗,男不男女不女”,就是无性之人。

续书为了写她“无瑕美玉遭泥陷”,竟然安排强盗将其劫掠而去,是十足的误读,且有点龌龊。

妙玉的世界观里,代表富贵权力的“槛”就是洁与脏的分水岭。

槛外是“洁”,槛内是“脏”。

妙玉的结局,“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的正确解释,是贾家抄家后,妙玉失去庇护,不能继续在大观园修行,不得以重入“槛内”,去面对尘世的纷纷扰扰。

小编推测,妙玉最终回到故乡的玄墓蟠香寺,并在瓜州渡口与贾宝玉还有一见。她的结局应该也是后坐化而去。不多赘述了。

原本妙玉后面,轮到了贾迎春。但《趣侃红楼》第558回已经讲完迎春故事,本文将跳过迎春,讲一下惜春。这个贾府嫡长房的大小姐,她的人生结局又有什么要讲的?

贾惜春是宁国府贾敬的嫡女,贾珍的胞妹。从冷子兴到兴儿,对惜春都是如此论述。

惜春虽然与哥哥贾珍年龄相差二十多岁,却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无疑。

以古人十五岁左右成亲的年龄来看,贾敬和妻子中年生女时不过四十多岁,年龄并不算大。

惜春的身世清楚明白,却颇为可怜。

她出生时母亲去世,推测是因大龄生产导致。贾敬丧妻难以接受,不但对襁褓中的女儿不管,更是撇家舍业去了道观,一心追求长生而去。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提到贾敬出家,用了“如今”,按照时间线来看,也正是惜春出生之后的事。

题外话:贾敬是《红楼梦》里唯一没有提到有姬妾的贾家男主人。

从贾敬与明朝嘉靖皇帝的名字和经历“类似”来看,贾珍与正德皇帝也类似。推测曹雪芹笔下的贾敬与妻子,也借鉴了嘉靖皇帝的伯父,正德皇帝的父亲,那个历史上唯一一夫一妻的弘治皇帝的故事。

弘治皇帝独宠张皇后,导致只生了一个儿子,却又养不教,也正是“箕裘颓堕”的原型。

弘治的少生,不教,导致了大明落入小宗嘉靖、万历一脉,直到灭亡。

闲言少叙,贾惜春“害死了”母亲,被父亲抛弃,没了“父母”。贾母又一次扛起抚养责任,像之前史湘云那样保养了过来。

惜春被抱来荣国府,交给王夫人抚养,算是荣国府的养女。

至此除了名分上还是宁国府的大小姐,其他都与宁国府无关。

惜春有家难回。虽说贾母待她如亲孙女。可毕竟与那些有亲爹热娘照顾长大的孩子不同。

这导致她从小对亲情淡泊,与任何人都保持距离,并不亲热。

原生家庭对孩子的成长极为重要。从林黛玉、香菱、晴雯、秦可卿、贾迎春、贾惜春以及史湘云、妙玉来看,她们这些缺少父母关爱的人,性格都有一些问题。

看似史湘云最是无碍,其实她选择“从不将儿女之情略萦心上”,何尝不是一种逃避?

看湘云嘻嘻哈哈背后,是对感情的极度敏感,何尝不也是长歌当哭得可怜。只是她选择的表达截然相反罢了。

林黛玉敏感、迎春木讷,惜春则孤介,她们三人是自幼失怙的孩子最常见的三种成长结果。

尤其惜春,明明有至亲却被抛弃,导致她长大后也等同地抛弃了亲情。

抄检大观园后,惜春最先放弃了丫头入画,随后又与宁国府划清界限。

看似是冷面冷心无情无义。但若从惜春的成长环境去理解她,就会发现更可怜的还是惜春。

惜春甚至不像迎春、黛玉和湘云,她与贾母没有血缘关系。虽然同在贾家,却也寄人篱下。奴才们同样会有一些闲言闲语,甚至倾轧给到她。

贾宝玉生日时,彩儿娘被撵走,以及宁国府的闲言碎语传到她的耳朵里,都可见一二。

亲情的背离,外部环境的糟糕,都导致了惜春性格的变化。

而不变的是源自血缘的遗传基因。

惜春与父亲贾敬一样对“亲情”缺失不说,更同样的对“出世”感兴趣。

有观点认为惜春是她母亲“养小叔子”生的,说她是贾赦的女儿。

别说贾家的妇就没有这种寡廉鲜耻之人,就说惜春母亲和贾赦当时都四十多岁了,怎么可能“互相吸引”?

贾赦身边那么多莺莺燕燕的年轻姑娘,他是有病才惦记老嫂子?

从惜春的性格中与贾敬的相似来看,她的身世绝无问题。

所以,才几岁的惜春一早就立下了要出家的志向。当周瑞家的送宫花给她时,还直言剃了头发后可怎么戴花。

当时都以为是她说笑,殊不知日后一语成谶。

(第五回)后面便是一所古庙,里面有一美人在内看经独坐。其判云:

堪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

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惜春的判词非常明白地交代了她出家的事实。

不过要注意一点,惜春的判词图画是“一个美人”,而非一个尼姑,就表明她始终是带发修行,并没有剃度。与妙玉的情况相同。

惜春从小就看破了贾家的富贵如繁华一梦,选择“出事”修行是她的夙愿。

推测惜春随妙玉而去的概率很大。毕竟以惜春的社交圈,也无法真正靠自己出家。

妙玉就在身侧,也不需要舍近求远。

惜春虽说与智能儿是“闺蜜”,但从秦钟死后,智能儿也消失了。再来的智通,与惜春并无交集。她拐了芳官去后,惜春肯定不可能再随她去。

馒头庵那种藏污纳垢的地方,也不会让惜春好好地修行,更谈不上什么“独卧青灯古佛旁”了。

从惜春的判词来看,她的余生尚且安宁泰然,出家对她也是求仁得仁,算不得不好。

(第五回)[虚花悟]将那三春看破,桃红柳绿待如何?把这韶华打灭,觅那情淡天和。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头来,谁把秋捱过?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坟墓。这的是,昨贫今富人劳碌,春荣秋谢花折磨。似这般,生关死劫谁能躲?闻说道,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

[虚花悟]这首曲子,点在了一个“悟”字上,本意与《好了歌》一样,都说明“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不过,[虚花悟]解决了一个问题。之前在解读薛宝琴的十首怀古诗时,第十首《梅花观怀古》中有一句“不在梅边在柳边”,经常被解读为薛宝琴最后嫁给了柳湘莲是完全错的。

那首怀古诗的谜底是“纨扇”,影射的就是惜春“将那三春看破,桃红柳绿又如何”的出家结局。

梅花和杏花都被誉为桃花的凡间种,“不在梅边在柳边”就是指惜春放弃红尘而出家的事实。

[虚花悟]解释了惜春放弃贾家,看破红尘而出家,与判词互相映照。

以方外人来看,无论是桃红柳绿和世间的繁华,终究熬不过秋霜过后的冬寂。符合红楼女儿春尽人散的结果。

关于惜春出家的时间,推测是在贾探春和林黛玉出嫁去后。惜春用她的方式,拒绝了姻缘,也算躲过了贾家的抄家。

要知道贾家抄家源于贾珍父子卷入了北静王对皇帝的谋逆。

荣国府受了连累被抄了家。宁国府则肯定要灰飞烟灭。一家人被团灭了。

如果惜春当时没出家,肯定难逃一劫。比贾宝玉他们更严重。

惜春能够青灯古佛相伴一生,终究是在之前就已经出家修行了才对。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