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岫烟是《红楼梦》中邢忠夫妇的女儿,宁国府里邢夫人的亲戚。接下来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相关的文章

邢岫烟是邢夫人的娘家侄女,她出身贫寒,是个钗荆裙布的女儿,父母还都是酒糟透了的人,这样的人生,换成是谁,都很难改命的。别说改命了,自己将来也极有可能成为父母那样的人。

但我们看到的邢岫烟,不仅没有成为父母那样的人,反而活成了闲云野鹤一般的存在,安贫乐道,不怒不喜,不悲不愁,正如她在咏红梅诗中写到的: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

这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生得端雅稳重,为人不卑不亢,活出了自己人生亮度的姑娘,是如何一步一步成为最好的自己的?

邢岫烟的人生,起步是非常低的,她的姑妈邢夫人出嫁时,带走了娘家的几乎全部家私,因此,小时候的她只能跟父母租房子住,后来在庙里与妙玉做了十年的邻居。

这大约是邢岫烟人生的重大转机,在这十年里,因为年纪相仿,她给的出家活命的妙玉作伴,而妙玉教她读书识字。两人既是贫贱之交,又有半师之分。

正因为妙玉的口传亲授,邢岫烟的生活像偶然打开了一扇窗一般,洒下了满地的亮光。她从一个一无所知的穷家女,渐渐地成为有些见识和才学的女孩。

我们可以想象,如果不是岫烟与妙玉的缘分,以她寒素的女儿身份,大约是上不起学也不能上学的,待到长成十五六岁,被父母做主说了亲,从此嫁做人妇,是此前的邢岫烟注定的命运。

邢岫烟是个幸运的女孩,她遇到了妙玉,令人感动的是,那个万人不入她目的高冷女孩妙玉,大约也是被禁在空门之中太久了,孤独的她也需要有一个女孩红尘作伴,于是邢岫烟出现了。

对妙玉来说,她自然不会随便将一个女孩收为学生,引为知己,如果岫烟是傻大姐那样粗粗笨笨的女孩,或者是迎春那样懦弱老实的小姐,大约两人也不会有这一段奇缘。

邢岫烟虽家道贫寒,但她却没有继承酒糟透了的父母的基因,也成为俗不可耐之人,她的心性为人,不像自己的父母,更不像自己的姑妈邢夫人,却是个极温厚可疼的人。因此被妙玉看中。

妙玉的才学和气质我们都曾领教过,贾府不下帖子请,她是不会主动求着进来的。湘云黛玉中秋联句太过悲凉,是她续上了最后十三韵。

由身在空门满腹才学的妙玉来教邢岫烟,再合适不过了。我甚至能想象到那些美好的夜晚,两个女孩围在一个烛台旁的情形:一个女孩给另一个女孩传授写诗作文之法,一个讲的细致,一个听的认真,她们就这样相知相伴,度过了多少个夜晚。

少女情怀总是诗,在邢岫烟最美好的年华,她有幸遇到了妙玉,遇到了足以改变她人生命运的导师,她给她平凡贫寒的人生点亮了一盏明灯,照亮了她前行的路,用知识和才华充实了她的五脏六腑;她也给她同龄人的友谊和陪伴,让她孤寂的空门修行,有了人情和温暖。

因此,当邢岫烟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我们虽然看到的是一个衣着寒酸不引人注意的女孩,却哪里想到,这个女孩的内心,却蓄积着巨大的能量,蛰伏着不易被发现的气度。

这能量让她从不因贫穷而畏惧众人的目光,也不因贫穷而自卑自轻,即便拱肩缩背,也绝不会怨天尤人;这气度让她看上去没什么,却又总是与众不同。

也正是这非凡的能量与不凡的气度,让出场并不惊艳的邢岫烟,渐渐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凤姐怜她家贫命苦,比别的姊妹多疼她些;平儿见她大冬天没有御寒之衣,拱肩缩背怪可怜的,于是送了她一件羽纱斗篷;探春看她浑身没有配饰,于是送了她一枚碧玉佩;宝钗得知她当了衣服,又悄悄地帮他赎回;薛姨妈看上了岫烟人品贵重,又怕自己儿子糟蹋了人家,于是说给了薛蝌。宝玉赞她举止闲谈超然如闲云野鹤……

我们常说,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多少儿女后来活成了父母的样子,过上了自己讨厌的生活,成为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而邢岫烟,因为与妙玉的遇见,因为自己的努力和坚持,在人生最重要的路口,她越过了眼前的苟且,走向了诗和远方。

她没有成为父母那样的人,也没有轻易就嫁为人妇过着贫寒日子,即便身在大观园,她也没有因为刻意讨好谁而写满世故,因为自身贫寒而抬不起头,她就如野鹤闲云一般,飘然而来飘然而去,她是红尘过客,半粒尘埃不染。

邢岫烟的父母大概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女儿有一天竟然能飞上枝头,靠自己的优秀而有一桩美好姻缘,开启一段幸福人生。这一切,都是她昔日的努力换来的,这一切于她而言,都值得。

作者 admin